日本著名的動畫導演宮崎駿某一次接受訪問談到他製作動畫電影的起心動念:「現在的孩子每天都一點一點地失去希望,我實在不忍心看到這種現象,為了這群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我決定終生投入電影的製作。」

  台灣的孩子也如同日本一樣,在繁重的功課與莫名的壓力之下,屬於孩子應有的好奇與熱情也一天天消逝,眼睛裡的光芒也一天天黯淡下去。或許這就是我寫這些文章的主要原因吧!

  當蘊慧知道我正在整理過去十多年來零零星星的紀錄,將有關雙胞胎女兒的文章集結成冊時,相當反對,她說:「誰會對於我們怎麼帶孩子有興趣?」「我們的孩子資質普通,人家敢出書所寫的孩子都是超資優的,AB寶這麼平凡會不會貽笑大方?!」

  其實我的想法正與蘊慧相反,正因為我們孩子資質一般,而且我們採取的教養方式也幾乎都不必特別花錢,父母也不必多能幹多厲害,是夫妻都得上班的台灣普通家庭所能運用的資源、所過的家居生活,這才對大家有幫助,「只要願意,你也可以這麼做。」

  雖然我與蘊慧在大方向的價值觀是相同的,但是生活習慣與學習態度卻有非常大的差異。

  比如說,我們都認為孩子的常規養成是教養最重要的核心,因此,孩子必須有規律的作息,每天分擔做家事,不吃垃圾飲料食品,這些我也都同意,但是我卻覺得不必死板板的像天條一般。所以我常常在和AB寶一起出去散步時,偷偷買些垃圾飲料給她們享受一下,因為規律是必要的,但是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也應該容許小小的放縱一下吧?

  又比如說,蘊慧堅持孩子每天九點半要上床,最遲十點要入睡,同時也認為每天教的功課一定要搞懂才能做別的事情。這兩個「常規」有時候是會矛盾的,A寶在小學二年級時就發現了:「媽媽每天晚上到了九點以後,就會開始發瘋,聲音會變得好大聲!」

  或許因為我從小到大不只沒有補習,也從來沒有大人會檢查我的功課,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有許多道理搞不清楚,許多以前該學會的功課不只當時沒懂,甚至現在也沒搞懂,可是,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我的讀書習慣是「知道」自己那些地方還沒弄懂,然後就把它包裹起來(放在心裡)放著,先跳著往後面看下去,或許不久就懂,或許長大一點就懂,但是我不會讓一個問題卡住,而僵在那裡什麼也動不了!

  對於我和蘊慧教養上的差異,AB寶似乎適應得很好:在媽媽面前乖乖地把一切該做的事情做完;媽媽值班或不在時,就跟著爸爸去玩耍!

  很多家庭或許會為了孩子教養問題而鬧得夫妻失和或者徬徨無所適從,其實我總是覺得家長一定要放輕鬆,只有父母快樂自在,孩子才會有安全感,才能正常的學習與成長。好吧,若是你還是不知道教養該從哪裡開始的話,美國詩人艾蜜莉曾寫過:「我老是不知道從哪裡著手,但是我相信從愛開始絕對不會錯!」

  但是要注意的是有許多東西是以愛之名偽裝,比如說:「面子」與「恐懼」,愛是關切,是陪伴,但不是束縳,更不是佔有,當你脫口而出:「我是為你好」時,就要當心了!

  我們常提到的「陪伴」,代表著與孩子譜寫共有的溫暖回憶,而童年中能保有許多如此的記憶,其實就是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了!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野人文化出版之《教養可以這麼浪漫》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