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腳怪電影院

分享到Facebook

文/施養慧  圖/貝果

  跟各路妖怪比起來,鳥腳怪在妖怪學堂裡並不是個出色的學生。說她是鴨子,卻不會游泳;說她是白鶴,又不會飛翔。

  她沒有大頭怪的活潑聰明;也沒有急風怪、迅雷怪的俐落身手;更沒有大嘴怪口若懸河的本事。她有的只是一雙特別瘦長的鳥腳,簡單來說,她就是一隻有著鶴腿的傻鴨子。

  午餐時間到了,鳥腳怪跟她的好友大頭怪一起去用餐。

  大頭怪最引人注目的,除了那顆特大號的腦袋外,就是那頭銀色捲曲的髮絲;換句話說,就是一顆西瓜上面,長滿了刷鍋子的軟鐵刷。

  「『大家都有出國的機會……到天國。』哈哈哈!大狗怪老師的笑話總是特別有味道。」鳥腳怪笑著扒了口飯。

  「每次都只記得笑話!」大頭怪喝了口湯。

  「不好笑嗎?上次他說『棺材店老板的名言』,也很好笑哇!」

  「什麼名言?」大頭怪的腦袋是用來記些有用的知識與學問,對於沒用的訊息,她會自動刪除。

  「就是『總有一天等到你』呀!」鳥腳怪很訝異大頭怪竟然忘了這麼棒的笑話。

  對鳥腳怪來講,這些都是值得珍藏的奇聞軼事,她那個不怎麼大的腦袋會自動清出一個大空間,存放這些吉光片羽。

  大頭怪與鳥腳怪可以當多年的好友,全靠她們腦袋裝的東西不一樣,才會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這種情形,甚至延續到她們畢業。

  離開妖怪學堂後,大頭怪輕易的進入了「怪異科學研究所」,分析各種科學怪象;而鳥腳怪除了滿腦子的八卦消息外,並沒學到什麼真本事,畢業後只能到各單位兼差。

  「鳥腳,我們單位最近有缺額,要不要來考試啊?」

  「饒了我吧!」

  「難道你不想得到一個穩定的工作?」大頭怪苦口婆心。

  「不想!」

  「我怎麼會有你這麼沒有上進心的朋友哇?」

  「我覺得兼差很好哇!不但可以見到各路妖怪,還可以聽到更多有趣的消息。」

  「難道你不想做個受尊敬的妖怪嗎?」大頭怪還是不死心。

  「沒想過!」

  「你……」

  「哎呀!放輕鬆!告訴你呵!我有一間自己的電影院。」鳥腳怪神祕兮兮的說。

  「你撿到錢啦?」

  「嘖!我的電影院在這裡!」鳥腳怪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你去動手術啦?你也太懶了吧!連走去電影院都懶?」

  「拜託,那只是比喻。我最近睡覺前,只要一閉上眼睛,就看到一堆亂象,好像在看電影一樣。」

  「你……你見鬼了啦?」大頭怪嚇得頭顱不斷的前後抖動。

  「沒這麼可怕啦!就是一些怪物的臉、書本、茶杯……很多啦,在我的眼前飄來飄去。」

  「別說了!」

  「沒什麼好怕的,只是他們都不說話,好像在看默劇,我希望他們將來會說話。等我再摸索一下,有機會請你一起看電影。」

  大頭怪嚇得臉色發白,接著就劇烈的搖晃鳥腳怪的肩膀說:「快!快把你那一腦袋沒用的東西通通丟掉。」

  大頭怪猜對了!鳥腳怪腦中的亂象,全因為她聽了太多的八卦,讓腦袋塞了過多的訊息,電影才會一部接一部輪番上映。

  有一天晚上,鳥腳怪又在電影院裡欣賞默劇,腦中的畫面不停的轉換,直到出現一個鬧鐘,畫面突然定格,動也不動。

  接下來幾天,畫面都停留在那個金黃色的鬧鐘上,就這樣過了幾天,突然「啪!」一聲,通電了。

  關於這個鬧鐘的一切,包括它的個性與經歷,源源不絕的湧入鳥腳怪的腦海。不斷湧入的訊息就要把她的腦袋擠爆了,她只好把它寫下來。

  鳥腳怪越寫越起勁,越寫越停不下來。最後,終於把所有的訊息都寫下來,那個鬧鐘才願意謝幕離開。

  「喏!給你。」隔天,鳥腳怪交給大頭怪一疊稿紙。

  「小金豬?」

  「嗯!一個叫小金豬的鬧鐘。」鳥腳怪勉強睜著兩個貓熊眼說。

  「你什麼時候會寫故事了?」

  「我也不知道!這鬧鐘每天掛在我的電影院,怎麼趕都趕不走,只好把它寫出來。」鳥腳怪彈了一下手指說,「啊!原來寫下來就是最好的辦法!我一直想邀你來看電影,我終於做到了!」

  從那天起,鳥腳怪的電影院對外開放了。至於當天會上映哪種片子?鳥腳怪也不知道;不過,不論是喜劇片、恐怖片或文藝片,她都歡迎大家光臨。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鳥腳怪電影院》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