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ok
  •  book
  •  book
  •  book
  •  book
  •  book
  •  book

拜託拜託土地公

  •                     
  • 作者:王文華、李儒林、王 蔚、岑澎維、王夏珍、黃少芬
  • 繪者:甘和栗路、謝佳玲、余麗婷、林宸伊
  •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9日
  • 圖書分類:童話館--牧笛獎精品童話
  • 適用對象:中年級,高年級,
  • ISBN:978-957-751-656-5
  • 注音:有
  • 定價:280元
  • 網路特價:79221

本書特色



「牧笛獎」的得獎作品,都是從上百件應徵作品中精選出來的。可以稱為兒童文學的精品,有兒童文學的趣味,也具有文學價值。
出版這一套得獎作品集,目的就是要使孩子們能跟這些好作品親近。
受到文學滋潤的幼小心靈,往往是那麼善良,那麼聰明,那麼可愛。
─牧笛獎創辦人.兒童文學家 林良

內容簡介



收錄第五屆牧笛獎六篇得獎作品。

〈拜託拜託土地公〉
新上任的土地公一心想好好照顧百姓,可惜來拜託他的,都是「趕麻雀」這種芝麻小事。土地公好心幫了忙,卻讓土地婆婆大發脾氣,自己還惹上一堆麻煩……
把民間傳說中的眾神和凡間的人與動物融合在一起,土地公婆兩人的性格十分鮮明,事件一氣呵成,沒有冷場。──張子樟(兒童文學評論家)

〈史瓦洛的飛行日記〉「飛行是什麼滋味呢?」沒有翅膀的兔子瑞比想學飛,卻找不到老師,他遇見了南飛的燕子史瓦洛,在史瓦洛的細心教導下,瑞比體驗了飛行的感覺……
讀者透過作者的筆下,親臨了田野、農莊,也俯瞰了山林、懸崖、沼澤之美,甚至優游在三五千尺的高空雲層。──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老太陽看不見的小角落〉老奶奶的碗櫥裡,住著擀麵棍、老菜乾、蘿蔔頭、老人參等一家子。他們晒不到太陽,髒的髒,霉的霉,直到一顆蹦豆子的出現……
作者以清新、活潑、深具魅力的語言說故事,文中處處可見作者駕馭語言的用心與用力。──林文寶(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童年博物館〉
水泉國有個「放童年」的儀式,孩子必須放出身邊最心愛的東西,才能長大。窮困的小男孩什麼都拿不出來,他唯一想到的,只有最喜歡的「薪野老師」……
散文式的抒情筆調,猶如一幅淡彩,畫中有悠悠白雲、潺潺溪流和小鳥婉約的歌聲。──桂文亞(作家‧兒童文學工作者)

〈神射手小羽〉神射手小羽因為亂射箭,和他的小白馬一起被石化了五百年。重獲自由的第一天,小羽竟然又把自己變回石頭?
作者構思了三個小羽展現魯莽、頑皮、經不起激怒的情節,令人想起《封神演義》裡的哪吒。──張子樟(兒童文學評論家)

〈失誤的病毒〉
「沒有破壞力,就是個失誤的病毒!」即將被丟進「資源回收筒」的病毒小子,驚險逃到「電子信箱」中,意外發現自己的價值……
現代感十足的「電子童話」,兼具社會關懷的感性與電腦常識的知性。──林玫伶(作家‧明德國小校長)


作者簡介



王文華〈拜託拜託土地公〉
最愛去小麥點可樂,乖乖看一整個下午書的國小老師。曾以〈變身小鬼〉榮獲第四屆牧笛獎。出版《躲貓貓,讓你們永遠找不到》、《小女生Everyday》、《可能小學愛台灣任務》等書。
土地公得獎了,好歡喜。從小喜歡親切的土地公。一大堆人間糾纏不清卻自認為十分重要的「小事」,串連成這個善良的故事。感謝李潼大師的指導,因此有了再次參賽的動力!

李儒林〈史瓦洛的飛行日記〉
從事媒體工作逾二十年。儘管工作忙碌,仍沒有放棄寫作,創作類型包含新詩、散文、短篇小說等,文章散見各報章雜誌。
既然是童話,當然要讓孩子看得懂。感謝螢橋國小二年級的宜蓁,充當「指導老師」。藉著「飛行」為主題,期盼孩子保有最純真的想法,珍惜可貴的友誼。

王 蔚〈老太陽看不見的小角落〉
我在大陸,沒到過臺灣,但我的童話跟臺灣有緣。從一開始,我的童話就在臺灣發表,後來,在臺灣出過書,得過獎,童話《髒貓的家》還在臺灣兒童節上演……
童話世界是現實世界的互補,童話的寫作,像是划著船追逐天邊的月亮,雖然艱難並永遠也追不到,但追逐是美好的,因為有一個月亮在那裡。

岑澎維〈童年博物館〉
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大武山文學獎、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牧笛獎、南瀛文學獎、文建會臺灣文學獎等。《找不到國小》、《大家說孔子》獲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因為容易遺失,所以我為大家開設了一座「童年博物館」,歡迎大家把孩提時最珍貴、留下最多回憶的物件,存放於此,完全免費保管。

王夏珍〈神射手小羽〉
臺南人。淡江大學中文系畢。現為文字工作者。
二00二年國際書展,特地繞到國語日報尋找與童年緊密相連的《七百字故事》。在國語日報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童年,也開始寫下自己的童話。

黃少芬〈失誤的病毒〉
筆名大麥餅,香港出生。曾留學美國,從事慈善工作多年。現半職寫作,半職工作。願望是下鄉尋找民間童話,創作具本土文化色彩的現代童話故事。
牧笛獎對我來說是天父給我的一個肯定,叫我的視線超越眼前的困境,並拾回力氣堅持走下去,因為要走的路還遠。

目錄



序 欣賞兒童文學精品 文/林良
01拜託拜託土地公
02史瓦洛的飛行日記
03老太陽看不見的小角落
04童年博物館
05神射手小羽
06失誤的病毒

內容節錄



拜託拜託土地公 文/王文華

和煦的秋風吹拂過胡楊谷,金黃的稻子覆蓋住谷地,紅橙色的柿子掛滿樹,胡楊谷的秋天,是色彩繽紛的進行曲,洋溢著幸福的節拍。
新上任的土地公拄著拐杖來了,他是頭一回當差,奉玉皇大帝的命令,被派到胡楊谷來。他帶著笑,看著他即將管轄的大地。
土地婆婆沒他樂觀,她嘀咕著:「大城市裡油水多,你撈不著,小鄉鎮裡廟宇大,也沒你的分。來到這種窮鄉小村落,看守這麼破舊的土地公廟,你還笑得出來?」
土地公笑著說:「那倒不一定,只要我們心裡高興,就算住在沙漠,也像在天堂;如果心裡老大不願意,那就算住在天堂,也和地獄差不多。既來之則安之,不要急,總有一天你會住得稱心如意。」
土地婆婆只是對著土地公廟犯愁:這屋瓦不牢靠,陰雨天一定漏水。梁柱長蛀蟲了嗎?怎麼吹陣風就開始吱喀吱喀作響?
土地公很有自信的說:「把這裡的百姓照顧好,胡楊谷就是我們的天堂。」
像是要測試土地公的話,第二天一大早,農夫阿旺就來了。
阿旺說:「土地公,請您幫幫忙,我的稻子快收成了,卻飛來幾百隻麻雀,對著稻穀早也啄晚也啄,穀子遲早會被牠們吃光。拜託拜託土地公,大展神威請走麻雀,讓我們一家三餐吃得飽,還能留一點稻種育新苗。」
這是土地公的第一件差事,他馬上化成清風跑去管一管。
阿旺的田裡架了幾個稻草人,只是麻雀不把它們放在眼裡,啄稻子、玩遊戲。動作僵硬的稻草人,反倒成了麻雀休息的好地方。
土地公看了很生氣,這樣下去,阿旺一家人明年鐵定喝西北風,他大吼一聲:「本土地在此,四方麻雀快快散去。」
喊是喊得很大聲,只是這些麻雀不當一回事,照樣嬉戲。
土地公只好拿起竹竿趕麻雀,幾百隻麻雀飛起來像雲,落下來像天女散花,他顧得了東邊,就顧不到西邊;趕到西邊,東邊又有麻雀降下來。
直忙到夕陽趕著回西邊海洋喝茶時分,麻雀們這才吃飽散去。可憐的土地公,除了晒黑了皮膚,站麻了雙腿,什麼忙也沒幫上。
回到家,土地婆婆挖苦他:「堂堂的福德正神,拿著竹竿趕麻雀?你不是有法力嗎?忘記自己會呼風喚雨了嗎?我真是倒楣,嫁給你這個笨老公。」
這話提醒了土地公,他拍著額頭叫道:「對呀!對呀!我都忘了自己已經變成神了!」他覺得稻草人太溫和,想來想去就是門神最凶、最有勇氣。
「有了,明天請門神秦叔寶去幫忙。」他在心裡偷偷的想。土地公廟沒門神,還得去附近的媽祖廟拜託。
第二天,天剛亮,土地公趕去胡楊谷的媽祖廟,請秦叔寶幫忙。
秦叔寶說:「沒問題,只是你得找一片門板,我好附身在上頭。」
要門板,這簡單。土地公回去自己的廟裡拆了門板下來。
有了門板好做事。左門神秦叔寶附身在門板上,飛到了阿旺的田裡去報到。
秦叔寶一向待在廟門上,好久沒動動身子骨,這會兒有事情做,即使只是趕趕麻雀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小事,他也很開心。
只見秦叔寶頭戴金盔光爍,身披鎧甲龍麟,瞪著大眼,跳到半空,舞動手裡的金瓜鎚,殺入麻雀陣中,大吼:「諒你們這些偷吃稻子的小賊,也不敢在俺面前撒野,速速飛了逃生去!」
俗話說得好,惡馬惡人騎,這些麻雀很識相,一聽到秦叔寶的聲音,知道來了硬傢伙,乖乖的閉上了嘴巴,拍著翅膀往樹林逃去。
阿旺的田裡插著土地公廟的門板,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是麻雀真的沒了,阿旺很高興,帶著雞鴨魚肉到土地公廟來還願。
土地公廟裡氣氛不太好,因為土地婆婆正生著氣:「你看看你,趕幾隻麻雀,竟然拿門板送人?」
「太太,要不是那片門板,咱們哪來的雞和鴨?」土地公很委屈的說。
「好,看在阿旺送這些東西來的分上,我不跟你計較,下回做事情,請你動動腦,對人別太好。」
土地公還沒回話,外頭又有人來請託了。
來的是果農阿吉,阿吉說:「土地公公,請您幫幫忙,我今年的柿子結滿樹,眼看就要大豐收,卻飛來好多麻雀,對著我的紅柿啄呀啄,再不趕走牠們,柿子被吃個精光,我們一家大小怎麼辦?拜託拜託土地公,快快把麻雀請走,讓我們一家人好過冬。」
土地公趕緊跑到阿吉的果園看看,掛滿了紅柿的柿子樹,枝椏上果然站滿了麻雀。麻雀挺淘氣,一粒果子啄一口,被牠們啄過的果子,以後可沒法子賣。
「唉呀!看來阿旺田裡的麻雀,全跑到了阿吉家的果園。」這種山坡地如果真要去趕麻雀,不到半天,就會跑斷兩條腿。土地公這回學了乖,他回家拆了右邊的門板,扛去媽祖廟,拜託右門神尉遲恭,請他也來幫忙。
黑著臉的尉遲恭脾氣挺暴躁,對付小麻雀,竟要他下凡,他嘴上不好意思拒絕,心裡可有些不高興,板著一張臭臭的臉到了果園,手裡的竹節鋼鞭在空中劃出一道道銀光:「你們這群偷吃的小賊,如果再敢伸個腿進果園,可別怪老爺我心狠手辣!」
有了尉遲恭這樣威赫的武將來駐守,柿子園霎時恢復往日的平靜,阿吉送來好多柿子道謝,只是不管那些柿子多香甜,土地婆婆的神像怎麼看來沒平常和氣?
阿吉當然看不見土地公正在挨罵。土地婆婆簡直快要氣炸了:「你存心氣死我嗎?拆了廟裡的門板,冬天來了怎麼辦?嫁給你之後,這輩子沒有幾個好日子過,好不容易熬到你升格當了神,有了新差事,雖然只是個小官,但總算也是個地方上的『大人』,本來以為我從此可以享享清福,怎麼知道你是個軟耳朵,淨顧著別人,忘了照顧我?」她邊說邊哭,哭得妝都花了,難怪阿吉看到的是個氣呼呼的土地婆婆。
她一整夜不理土地公,土地公一肚子賠罪的話一直沒有機會說出口。
土地公翻來覆去睡不好,好不容易捱到天快亮,剛有點睡意,外頭卻傳來一陣吱吱喳喳的嘈雜聲。
他不用推開門(反正門也沒了),只睜開眼,就見到屋頂、地板、供桌和他自己的神像上,全擠滿了麻雀。
帶頭的麻雀哭著說:「拜託拜託土地公,請您講一講道理,我們吃些稻子,您叫秦叔寶趕我們;吃點兒柿子,您又喚尉遲恭來嚇唬我們,農夫的作物收下來像山一樣高,分我們一點吃吃,您不肯答應,我們麻雀怎麼辦?難道餓死在胡楊谷嗎?」
牠的話還沒說完,幾百隻麻雀全哭了起來。
土地公左右為難。說得也是,這些麻雀也不過吃幾粒稻子,幾顆柿子,真能為害到什麼程度?怪都怪自己心太軟。
他看看土地婆婆,想請她出點主意,土地婆婆哼了一聲不理他,看來還在為昨天的事生氣。
「罷了!罷了!」土地公嘆口氣:「我這根枴杖,能分辨東西,哪裡好營生,哪裡好生活,它全知道,你們跟著它,尋活兒去吧!」
土地公將拐杖朝天空一射,拐杖往東南方的高山飛去了。
幾百隻麻雀破涕為笑,吵吵鬧鬧的跟著拐杖飛去。
拐杖向上升高幾百尺,飛了幾十里地,來到鷹嘴峰頂,筆直的向地上一插,沒入土中一尺來深。「就是這裡。」拐杖像是這麼說。
這裡的野果子又多又密,麻雀們不用土地公叮嚀,玩耍嬉戲,餓了吃吃松果、野果,渴了飲飲山泉,日子逍遙快活。
土地婆婆氣極敗壞,她心想:上任不到五天,已經拆了門,也把拐杖送給麻雀。她越想越生氣,這老公簡直是不講道理,如果她再不注意,說不定連老婆他都捨得送走哩!
(故事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