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ok

精靈宅急便

  •                     
  • 作者:林世仁、王文華等
  • 繪者:貝果、王家珠等
  • 出版日期:2011年7月25日
  • 圖書分類:童話館--國語日報精選童話
  • 適用對象:中年級,高年級,
  • ISBN:978-957-751-605-3
  • 注音:有
  • 定價:260元
  • 網路特價:79205

內容簡介


一年一度,大小朋友最期待的──【國語日報‧名家精選童話】來咯!
十位童話名家大集合!
王文華、王家珍、王淑芬、兔子波西、林世仁、周姚萍、哲也、張嘉驊、管家琪、賴曉珍,
一起為孩子捎來了「精靈宅急便」──為你守護永遠的童心!

每個大人都不是一生下來就是大人,都是從小孩子慢慢變成大人的。我相信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小精靈」,只是很多人長大以後就慢慢的把她給遺忘了。如果不管年紀多大,內心的小精靈仍然永遠活潑可愛,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管家琪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看不見的」,並不表示「不存在」!
「精靈」其實一直都存在,只要你說對通關密語:
精—靈—宅—急—便!

收集「童心」的瞌睡小精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乘上七色彩虹光的透明飛船,飛呀飛,為你捎來各種精靈咯!
「快看我!快看我!」精靈童話扭來扭去,肚子裡的字跳起舞來,嘩啦嘩啦的自動翻頁──紙鶴精靈、電氣精靈、信封裡的白精靈、沙粒小精靈、千眼樹精靈……一個個沒見過的精靈翩然降臨,各顯本領──

紙鶴精靈為每個許願的人達成願望;沙粒小精靈每天收拾地上的塵土;千眼樹精靈為大小朋友們守護著香甜的美夢。不過,小心哪,萬一和電氣精靈溝通不良──冰箱的冷藏室會播出連續劇,麵包機裡的烤吐司會變冰塊,洗衣機還會自動烤起衣服哩!

精靈宅急便的特選童話,送貨到府,愛聽故事的人──快,趁熱享用!

作者簡介


★王文華
「王文華的童話公園」網站管理人,有空去逛逛,那裡有王文華最新的童話可以看。只要上網搜尋,輸入「王文華的童話公園」,就能得到免費門票,痛快暢遊。等你喲!

★王家珍

從小就愛讀書,拿到什麼書,就看什麼書,就連開學發的新課本,也會在短短幾天之內通通看完。出版了十餘本童話,目前持續創作中,優游在神奇美妙的童話世界裡。

★王淑芬

主要工作是教書、寫書、推廣手工書,平時最大休閒是看書,所以生活裡充滿書。她最大的希望是為大小讀者寫出既有趣又有智慧的故事。

★兔子波西
她的筆名來自以前養的一隻兔子波西。現在她想介紹另一個小傢伙和大家認識:小葡(性別不明)。小葡是一隻有著淺色扁圓殼的小蝸牛。每當她寫作疲累時,就效法小葡的精神振作起來。現在,小葡是兔子波西的偶像呵!

★ 林世仁

大學念的是會計,研究所讀藝術,退伍之後,發現還是小時候讀的童話、童詩最有趣,所以開始創作兒童文學,用想像力賺錢。他覺得這是最棒的工作!

★周姚萍
原本以為自己的腦筋呈「直線」,寫了童話,才發現:哦,不!她的腦筋其實呈「曲線」,有的還像雲霄飛車一樣會轉圈,可以讓小人兒在上面痛快玩樂。

★哲也
鄉下童話作家,住在宇宙偏遠的村莊,從小就愛看《國語日報》。喜歡聽音樂,而且買正版唱片。夢想是早睡早起,準時交稿。

★張嘉驊

他總覺得:能像蟑螂在世界上守著一個小小的角落,那是最好不過的生活。他這隻蟑螂喜歡爬進書堆裡,以智者的思想為食,直到自己也變成了思想的食物。

★管家琪
兩個大男孩的媽媽,也是一個兒童文學作家。在臺灣已出版了兩百多本書,在大陸、香港和馬來西亞也有幾十本書出版,著作仍在持續增加。

★賴曉珍 曉珍說,寫作,是為了描繪出我心中的風景,與人分享。在這個美麗的世界裡,我喜歡的事物很多:讀書、電影、音樂、旅行、美食和園藝等。何其幸運,我有筆,能寫出生命中一點不尋常的色彩。

目錄


01如何避免成為精靈
02電氣精靈
03精靈製造機
04沉睡的小精靈
05來自神祕的精靈森林
06信封裡的白精靈
07美梅和蓮安
08紙鶴精靈
09沉睡的千眼樹
10沙粒小精靈


內容摘錄


精靈製造機
文/林世仁
這一切,都要從我書桌上的《國語日報辭典》變成「愛跳舞的辭典」開始說起。
自從改用電腦寫作以來,「注音輸入法」和「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就成了我的「電腦字典」和「網路辭典」。
只是這麼一來,從小陪著我長大的《國語日報辭典》就被我冷落在書桌上,位子還越來越偏遠,最後幾乎像書夾一樣,橫躺在桌邊,防止亂堆的書掉下去。
是八月的第一個週末吧,一早起床,天陰陰的,打開窗,一股不祥之氣迎面撲來。果然,打開電腦,我就收到編輯的催稿信!我彷彿看到遠在臺北的美麗編輯推開桌椅,大聲說:「精靈故事,你還不趕快交稿?」
我立刻跳起來,立正站好,隔著一百六十八公里,朝著北方一鞠躬:「對不起,這就來寫!」我轉身挑了一張巴哈的《馬太受難曲》,放進唱盤,一邊聽著音樂,一邊想著要寫什麼故事?
精靈?寫什麼精靈好?神燈巨人?小翅膀精靈?還是神話裡的光精靈、黑暗精靈?或者電玩裡的夜精靈、木精靈、血精靈?嗯,都不好,都有人寫過了……
半小時不到,音樂唱完了,我起身把唱片換個面,繼續播放。
唱片又播完了,我一個字也沒寫出來。
也許是音樂不對吧?我換了一張莫札特第十九號鋼琴協奏曲。嗯,輕鬆多了!
可是,協奏曲都快要換到最後一首廿七號了,午餐也吃了,午覺也睡了,靈感始終沒來。坐久屁股麻了,我站起來,跟著輕快的音樂搖擺身體,跳起自創的舞步。
啊,人生有音樂陪伴,真是幸福!
連時間都這麼覺得。它無比輕快的從窗前走過,才一眨眼,天色就暗了。
我望著空白的電腦螢幕,忽然感到一陣心虛。
不行!不行!要好好寫作才行。我站起身,用破斧沈舟的「悲壯心情」,把音樂關掉。
「別關!別關!」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我回過頭。
「再放一遍!再放一遍!」
老天,竟然是《國語日報辭典》在說話!
我沈住氣,瞪了它一眼。「不行,我要寫故事。」
「你每天不都是一邊聽音樂,一邊寫故事?」
「這次不行,我趕時間,要專心,要寫精靈故事。」
「精靈故事?我可以幫你。」
「你?一本辭典?」我差點笑出聲。
「你沒聽過這句諺語嗎──為了聽唱片,辭典也能編故事。」
「有這句諺語嗎?」我抓抓腦袋。這些字湊在一起,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有啊……」辭典很肯定的說:「……上一秒鐘我才剛剛想到。不久之後,嗯,應該就會被收進諺語大全吧。」
「什麼嘛!」這麼愛騙人。
「放唱片!放唱片!」辭典又大叫起來:「不聽唱片,全身都好癢!好癢!好癢啊!」
「好好好,你別吵!」要聽這種噪音,我寧願聽音樂。寫作?唉,晚一點熬夜時再說吧。
「我放唱片,你要安靜。」
辭典點點頭。
我把莫扎特第廿一號鋼琴協奏曲又放回唱盤上。唱針輕輕親吻著旋轉的唱片,愉悅的音樂流洩而出,夜晚又變得可愛起來……
我聽得手舞足蹈,一瞥眼,辭典也在扭來扭去,好像跟著音樂在跳舞,最後跳得太厲害,「唰!」的一聲攤開來,白白的書頁「嘩啦!嘩啦!」的一直自動翻頁。
「噓──別吵!」我瞪它。
「我是在幫你耶,」辭典興奮的說:「你看,我肚子裡的字都在跳舞。」
我一瞧,真的,所有字都在玩大風吹,像音符一樣飄來換去。
音樂唱完了,辭典又閤上了。
「好了,你可以翻開我了。」辭典氣喘吁吁的說。
「什麼?」
「你不是要寫精靈故事嗎?來,查查看精靈那個詞條。」
「謝謝,我又不是不知道精靈是什麼。」
「查查看嘛!」辭典又扭來扭去。「查查看!查查看!查查看!」
「好好好。」好幾年都沒理它,它八成是太寂寞了。
ㄐ一ㄥ──精──精……靈──?!
我眼睛瞪得好大。
「唸出來!唸出來!」
聲音從我的嘴巴自動跑出來,好像咒語一樣:
指揮家機靈、罐裝精靈、口水精靈、打火機精靈、公車精靈、雙胞胎精靈……
精靈回收桶、精靈宅急便、精靈影印機、精靈救火隊…………
幾十個辭條在我眼前飛轉,每一個都是全新的精靈,每一個都像流星一樣照亮我的腦袋。
我立刻打開檔案,開始寫,一寫就不可收拾。
等我再抬起頭,肚子已經咕嚕咕嚕的像時鐘在報時了。我下樓匆匆吃過宵夜,再上樓,這才發現剛剛竟然一口氣寫了五個小故事。
「唸給我聽!唸給我聽!」辭典又在大叫。
我換了一張莫扎特的第十二號鋼琴奏鳴曲,一邊播放,一邊開始唸故事:

指揮家精靈
指揮家精靈愛指揮,世界就是他的大樂團。
每一天,他都站在雲端上,想著今天的音樂主題是什麼?
如果是「跌倒」,他就拿起指揮棒,這裡點一下,那裡點一下,地板就變得滑溜溜,馬路上就出現好多香蕉皮,人們就「哎喲!哎喲!」的演奏著「跌倒進行曲」。
主題如果是「笑」,他就拿起指揮棒,搔搔人的胳肢窩,人就忍不住笑;搔搔人的腦袋瓜,人就忍不住做傻事、說笑話。這裡「咯!咯!咯!」,那裡「呵!呵!呵!」全世界就響起「哈!哈!哈!」的樂章。
如果主題是「打噴嚏」,很多人就喉嚨癢癢,忍不住一直打噴嚏。
這些聲音各別聽,很單調,不好聽。但是精靈的耳朵開向全世界,所有聲音隨著他的指揮棒此起彼落、快快慢慢,串起來就變成好聽的旋律!
由於精靈的指揮棒天天都在雲端上揮舞著,所以每天總有不想摔跤的人摔一跤,不想打噴嚏的人打噴嚏。至於那些賴在電腦前,噼哩啪啦一直敲著鍵盤、打電動的人,你也不能太責怪他們。
因為,他們都是「電玩交響曲」中的一個小小音符呢!

錯字精靈

所有橡皮擦都愛擦錯字,所有錯字一被擦掉,就哭泣著離開這個世界。
還好,每個錯字都有錯字精靈保護。他們會溫柔的抱抱錯字,告訴錯字:「乖,不是你們的錯。」
「可是,我們是錯字……」
「錯字也有錯字的世界。」錯字精靈讓錯字們選擇。想變成正確字的,精靈就把它們送到保健室,天天做復健,一筆一劃,把錯誤的地方矯正過來。然後,再把它們送回小朋友的鉛筆和原子筆上,等著再一次被寫出來。
如果……不願變回正確的字呢?
「那就歡迎進入錯字天堂。」
「錯字也有天堂?」錯字們擦擦眼淚。
「當然啦,你們以為天堂只有一個嗎?」精靈打開天堂的門。
「哇!」錯字們開心的大叫。天堂裡,每樣東西都是錯的!
溜滑梯往上溜,鏡子照不到自己,床擱在屋頂上,白雲泡在池塘裡……
沒有長鼻子的大象快樂的玩水,像螞蟻一樣小的獅子昂首闊步,汪汪叫的鳥兒自在唱歌……最棒的是,這裡沒有橡皮擦。
錯字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你要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
錯字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謊話精靈
謊話精靈是全天下最棒的精靈,他們的食物就是謊話,他們從來不怕餓肚子。
有一天,<國王的新衣>被編成教科書,所有小孩都決定長大之後絕不說謊。很快的,他們都長大了!謊話真的立刻絕跡,精靈個個餓得皮包骨。哇,這樣下去怎麼得了?精靈們都綁上白布條到議會陳情:「謊話也有生存權!」「抗議打壓謊話!」……有些精靈還跑上大街乞討:「求求您,行行好,賞我一句謊話吧!」
可是,沒有人理他們。
大家都以說實話為榮!
老板問:「你為什麼想來我們公司上班?」
員工說:「錢多、事少、離家近啊!」
新娘問:「你會愛我一輩子嗎?」
新郎聳聳肩膀:「我怎麼知道?」
學生問:「我聰明嗎?」
老師小小聲的說:「笨死了!」
笑聲開始逐漸變少……慢慢的,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少了,世界變得好安靜……
過了不知多久,謊話的香氣又飄了出來。剛開始只是一點點,很快的,這兒也有,那兒也有,大街小巷到處都飄出了謊話香。
精靈們又驚又喜,個個吃得白又胖。啊,世界又恢復了往日的美好!
以上,就是謊話精靈告訴我的故事。
因為是謊話精靈說的,所以……嗯,應該沒有一個字是真的吧!

電梯精靈

電梯精靈住在電梯裡,如果你在元旦上午十一點鐘走進電梯,按下樓層,正好碰上天空閃了十一次閃電,電梯精靈就會出現,實現你所有願望。
可惜這個機率實在太低了,自從電梯發明以來,電梯精靈從來沒出現過。直到有一天,一位老先生在元旦上午十一點走進電梯,天空正好打起閃電,他慢吞吞的走進電梯,按下樓層,第十一個閃電正好閃完。
「叮咚!」電梯精靈出現了。「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您有什麼願望?」
「願望?」老人笑了,他以為自己老得看到幻像了。「我都快踏進棺材了,還要什麼願望?」
不過,閒著也是閒著。他說:「你可以讓我變年輕嗎?」
叮咚!鏡子裡的老人變成了年輕人。
年輕人驚訝的瞪著鏡子。「我……我……我真的變年輕了!」
他又笑又跳,抱著精靈又親又吻。
「你可以讓我變有錢嗎?」
叮咚!舊大衣變成新西裝,破手錶變鑽石錶。年輕人掏出皮匧,裡頭滿滿都是千元大鈔和信用卡。
「你……你可以幫我變個女朋友嗎?」
叮咚!一位美女倚偎在他身旁。
年輕人眼睛發亮、呼吸顫抖,舌頭都開始打結了。「房子……房子……我要一棟高級豪宅……」
叮咚!電梯變成一棟豪宅,豪華套椅,黃金牆壁,上頭的鑽石燈飾閃閃發亮。年輕人挺直腰,挽起美女,按開大門說:「走,我們去花園看看!」
大門打開,一位老人顫微微的走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老人慢吞吞的回過頭。
就在電梯即將關上的那一瞬間,他看到精靈對他一鞠躬,微笑的說:「不好意思,我是電梯精靈,一切魔法只在電梯裡有效!」

罐裝精靈
便利超商推出最新商品──「罐裝精靈」!第一款上巿的,是大家最熟悉的「許願精靈」。電視上,廣告天天播:「每天一罐,讓您天天心想事成!」
三兄弟搶先買到前三罐。
老大性急,「啵!」一下打開罐蓋,說:「我要環遊世界八十天!」
精靈瞪了老大一眼:「喂,有沒有搞錯?你才花一百元,就想要這麼大的願望?請看清楚說明書。」說完就變成四個字──願望無效──咻的消失了!
老二趕緊看說明書:每罐限許一個願望!願望如有價錢,不能超過本商品售價。
哼,騙人嘛!老二想了一想,打開罐蓋說:「還我一百塊!」
「沒問題!」精靈「叮咚!」一聲,變出一百塊,交給老二。
不過,是一百塊碎石頭。
老三人最聰明,也最貪心。「這些精靈太狡滑,我才不上當。」他想了好久,終於想到一個棒答案。他打開罐蓋,對精靈說:「我要跟你一樣!」
哈,這個願望沒價錢,又能擁有精靈的超強法力,真是賺到了!
精靈似乎很不情願,但是仍然非常有禮貌的一鞠躬,說:「沒問題,如您所願!」
「叮咚!」老三一下縮小,立刻被吸進了易開罐裡。
「哇,怎麼會這樣?」老三大叫。
「您以為我願意嗎?」精靈在罐子裡被擠得歪來扭去,表情很不高興。
「救命啊,快放我出去!」老三嚇壞了。
「這可難倒我了……」精靈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鬼臉:「我的願望能力用完了,得回廠重新充電才行。在那之前,嗯……你還是跟我一樣,耐心等待吧!」
* * *
「嗯,好聽!好聽!真好聽!」辭典拍拍手。
「哪裡,哪裡。」能被《國語日報辭典》稱讚,真是無上光榮。
「我是說唱片啦!能不能再放一次?」辭典一邊說,一邊打了一個大呵欠。
「聽唱片真的讓人感覺好幸福喔!」
我笑了笑,把莫扎特第十二號鋼琴奏鳴曲又放了一遍。唱針輕輕滑過唱片,輕快的樂曲又充滿了整個房間。
「我還有好多詞條沒有寫呢!你看,文字精靈、口水精靈、作弊精靈、惡作劇精靈、影子精靈、拖把精靈……再寫哪一個好呢?扭蛋精靈如何?每次一扭開都跳出不一樣的精靈?還是……精靈回收桶?專門回收過期精靈!或者……精靈宅急便──專門到府服務?」  
辭典沒有說話。它只是發出一絲一絲的輕響,好像微風吹過樹梢。
是鼾聲吧?
我靜靜看了它好一會兒,然後,輕輕把它移到書桌中央,低下頭,親了一下。
「謝謝你!我的靈感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