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們不是故意要傷你的心 只是不易變通而引發挫折感

  十一歲的珍妮佛起床後會先整理她的床舖,環顧一下房間,確定所有物品都完好無恙後,就到廚房為自己準備早餐。她打開冷凍庫看了一會兒,拿出裝了冷凍鬆餅的盒子,數了數,裡面有六塊鬆餅。她盤算著:「我今天早上吃三塊鬆餅,明天早上吃三塊鬆餅。」珍妮佛把她的三塊鬆餅烤過之後,便坐下來吃。

  不久,媽媽和五歲的弟弟亞當到廚房來。媽媽問亞當早餐想吃什麼,亞當回答說:「鬆餅。」於是媽媽自冷凍庫裡去拿了鬆餅。這時候,坐在一旁的珍妮佛,突然大發脾氣。

  「他不能吃冷凍鬆餅!」珍妮佛一下子脹紅了臉,大聲喊叫著。

  「為什麼?」媽媽問,她的聲調和脈搏上升,不知道要如何解釋珍妮佛的行為。

  「因為,那幾個鬆餅我明天早上要吃!」珍妮佛跳下椅子,大聲喊叫。

  「我絕對不會讓你弟弟吃不到鬆餅的。」媽媽吼回去。

  「他不能吃那幾個鬆餅!」珍妮佛此刻跟她媽媽面對面,大聲吼叫。

  當這位母親意識到女兒在這種情況下,所展現的肢體和語言攻擊能力後,轉而失望地詢問兒子是否想吃別的東西。

  「我要吃鬆餅。」亞當嗚噎地說,躲在媽媽背後。

  珍妮佛的挫折感和激動情緒猛地達到最高點,她推開母親,奪走冷凍鬆餅的盒子,用力關上冷凍庫的門,還推倒了廚房裡的一張椅子,伸手抓了盛著烤好鬆餅的盤子,邁步走回房間。

  珍妮佛的家人忍受這種火爆場面,其實已經不下數千次了。多年來,珍妮佛的父母曾向無數心理健康專家求助過,其中大多數都建議他們,對珍妮佛要施以更強硬的約束,還有在處理她的行為時要更有一致性。心理健康專家還教導他們,如何執行正規的行為管理策略(behavior management strategies)。當這個策略行不通之後,珍妮佛就開始服藥。她吃了數不清的藥物,但都沒有什麼顯著功效。

  事實上,珍妮佛的母親並不孤單。其實有很多跟珍妮佛一樣的小孩。除了反抗叛逆症之外,像珍妮佛這樣的小孩,也有可能被診斷出伴隨某另一種精神障礙及學習障礙,包括:注意力缺陷過動症、情緒障礙(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和憂鬱症﹝depression﹞)、妥瑞症、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包括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語言處理障礙(language processing disorder)、感覺統合障礙(sensory integration dysfunction)、非語言學習障礙(non-verbal learning disability)、反應性依附症(reactive attachment disorder)及亞斯伯格症。這種小孩也可以說是具有難以相處的性格,這樣的特徵讓他們以及跟他們互動的人,生活很明顯地變得更加艱難、充滿考驗。

  這些小孩在遇到挫折時,難以清晰地思考;即使是簡單的改變和要求,他們也常是以極端執拗的態度、言語或肢體攻擊的方式來回應。這種小孩,我形容他們為執拗火爆(inflexible-explosive),這並不是因為我喜歡發明另一種症狀(目前已經有很多了),而是因為這個名稱比較精準,更能描述實際的情形,也能讓我們更加了解他們需要的協助。

  執拗火爆的小孩有各式各樣的類型。但是他們都具有美好的特質和無可限量的潛力。他們的一般認知技巧都是以正常速度發展,但是他們的執拗和低挫折容忍度,經常會掩蓋他們較為正面的特點,使得他們及其周遭的人感到莫大的痛苦。

  世界上像珍妮佛這樣的小孩,的確與眾不同。對父母來說,這是關鍵而痛苦的領悟。不過,只要父母、老師、親人、治療師都能有另外一個領悟:執拗火爆的小孩,通常需要跟其他孩童不一樣的教養方式,那就還有希望。

  要更有效率地處理執拗和火爆的行為,首要之道是需要對這些小孩有全新的了解。一旦父母對這些小孩為何出現這種行為的原因,有更深刻的了解,協助他們改善行為的策略,就變得更顯而易見。有時候,單是協助父母更確切地了解孩子的困難,大人和小孩的互動就能獲得改善,甚至是在嘗試正規策略之前,就有這樣的效果。


本單元內容出自智園出版之《家有火爆小浪子》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