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看了我的信?

分享
民主社會裡有很多權利與價值選擇,彼此之間或許有衝突,
在輕重緩急下,必須要有取捨,沒有放諸四海不變的標準答案;
因此要常常抱著開放的心胸去思考與討論各種社會現象。

  清明假期全家到金山掃墓,讀中學的雙胞胎女兒AB寶,遇見了她們讀小學時認識的朋友。只見那個女生氣嘟嘟的,好像正在跟家人吵架,A寶過去跟她在旁邊講了一些悄悄話。

  回家途中,我有點好奇地問A寶:「你的同學怎麼回事?跟媽媽吵架了?」A寶回答說:「她正在怪她媽媽怎麼可以進她的電腦偷看她寫給朋友的信。奇怪了,信件給媽媽看有什麼關係?她真是個怪人!」

  我聽了哈哈大笑:「你說人家怪,跟你朋友比起來,恐怕你才是怪胎吧?一般來說,到了你們這個年齡,開始會注意自己的隱私權,很多自己的事情是不會想讓家人知道的。」

  我想,在這個時代,像AB寶這樣的孩子大概不太多了,每天放學回家就嘰嘰喳喳地把在學校發生的大小事情跟媽媽講一遍,到上床前都在客廳的大桌子一起做功課,自己的房間只有睡覺時才進去,電腦擺在客廳大桌子邊,只有在要交報告有需要時才會使用。不過,我還是趁這個機會跟她們討論:「每個人都會有些事情不想讓別人知道,這很合理,這就是隱私權。但你們以後要注意,在網路上傳的信件,或是在網站、部落格發表的言論、張貼的訊息,都算是公開的,除了不要把自己的私密資料放上去之外,也不要談論或批評別人,以免洩漏別人的隱私或觸犯公然侮辱罪。」

  B寶好奇地追問:「到底什麼算是隱私權?」

  我告訴她們:「一個人有躲在房間裡不讓別人看到他在做什麼事情的權利,就是隱私權;還包括一個人可以不讓別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或是自己的資料不希望別人看到,這些都算。因此偷看別人的信,或是把別人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的事情公開,都算是觸犯了別人的隱私權。」

  A寶吐吐舌頭說:「這樣說來,『隱私權』好像很籠統,也好像無所不包嘛!」

  的確,隱私權的界定並不是很明確,各個國家或不同的民族文化對隱私權的看法也不太相同。比如,華人習慣大家族一起生活,而在日本的文化傳統裡家人會在同一個空間,比較不重視個人隱私,尤其東歐的吉普賽人在文化上不太有個人獨處的機會,他們甚至認為,如果有人想獨處,一定有問題。

  全世界最重視隱私權的,大概是美國人了,這也是來自於他們的文化。兩百多年前,有許多人從歐洲移民到美洲新大陸,是英國政府的殖民地,當時英國政府頒布所謂「執行令」,允許讓任何一個政府官員可以沒有任何理由隨時進入人民家裡或公司進行搜索。這種極度不顧慮人權的做法,當然引起這些新移民的不滿,認為他們應該擁有隱私權,因為一個人的家就像是個人的堡壘,不容許別人的隨便入侵。後來美國革命,爭取獨立,主要就是要廢除這個「執行令」。

  有這樣的歷史背景,難怪美國幾乎算是最保護個人隱私的國家,但也因此偶爾會有罪犯利用隱私權來逃避法律的制裁。所以,為了保障公共安全,隱私權也會做某些限制,比如搭飛機要檢查所有私人物品,原因即是如此。

  A寶想了想,又繼續追問:「許多電影都常演到,警察明明知道誰是犯人,卻沒辦法抓他,這都是隱私權害的。隱私權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提醒她們,任何制度或法令一定有要解決的問題,也一定會有限制與缺點。有了隱私權,我們就可以不受別人干擾,自由地思考,自由地行動,可以讓我們的想法保密;我們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方式和別人交往或選擇宗教信仰。隱私權是保障每個人是獨立個體的基本前提;同時,隱私權也要求我們必須尊重他人。

  不過,的確像A寶擔心的,隱私權也有一些缺點,比如可能會讓我們無法及時發現違法、違規的行為;對於個人來說,有時候和別人在一起可以剌激新的想法,學習不同的做事方法,過度強調隱私權或許會失去一些創新的機會;擁有太多的隱私,也會帶來寂寞的感覺,在學校或團體中,很可能會被別人討厭、遭別人排擠。

  跟兩個孩子一路討論,一下子就快到家了,在下車之前,我簡單做個結論:「民主社會裡有很多權利與價值選擇,彼此之間或許有衝突,在輕重緩急下,必須要有取捨,沒有放諸四海不變的標準答案;在不同社會、不同情境下,都會有不同的解決方案,因此我們要常常抱著開放的心胸去思考與討論各種社會現象。」

 


本單元內容出自遠流出版之《教養,無所不在》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