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人安居樂業兩百年後,清光緒十年(西元一八八四年),法國藉口越南問題,想占領臺灣來脅迫清廷屈服。清廷緊急派遣臺灣巡撫劉銘傳督辦臺灣防務,把澎湖畫為前路,自此澎湖又捲入戰爭的漩渦。在歷次臺灣海峽的海戰中,澎湖都是遭受池魚之殃,如荷蘭人搶不到澳門 ,強占澎湖;中法澎湖之戰,法軍於清光緒十年(西元一八八四年)久攻淡水無功,次年將砲口轉向澎湖,澎湖於是成為中、法戰爭的戰場。

  關於中、法澎湖之戰,原本是一場該打贏的勝仗,卻因清軍的怠忽而慘敗。

  最初,法國遠東艦隊司令孤拔中將,不敢貿然直驅馬公,暫將軍艦停泊在嵵裡,派四艘軍艦進攻媽宮港,先砲擊西嶼砲臺,不見反擊,乃直入媽宮港,擊中清軍在觀音亭的火藥局,此時才驚動了駐紮在四角砲臺的清軍,及時反擊,擊中一艘法國軍艦。

  當時,清軍指揮官梁璟夫在馬公港的四角嶼,下令內、外垵及風櫃等地砲臺還擊,可是由於法軍的行動太快,內、外垵及風櫃等地的砲都未及裝火藥,發不出砲彈,只能任由法軍在嵵裡登陸,沿平安、五德一帶搶攻。

  此時,清軍將領周善初下令埋伏在鐵線附近的陳得勝撤退,但他沒有撤退,等法軍攻到鎖港時,陳下令全面還擊,法軍未料到有這一招,一時陣勢大亂,停泊在媽公港及嵵裡港的法軍戰艦開始發砲助陣,清軍防守媽宮港的軍官中彈受傷,退至拱北山。

  當晚,孤拔分五、六百人由嵵裡登陸,占領紗帽山。第二天,法軍集中火力攻拱北山,守將陳得勝率軍列陣井仔垵與法軍死戰,法軍潰退至海邊,獲得增援後,猛力反擊,陳得勝中彈身亡。

  統領周善初率關鎮岳等人到雙頭掛與法軍主力對峙,因無心接戰而潰退到大城北,途中被法軍巨砲所轟,死傷甚多,周善初等人負傷逃到白沙,後來決定放棄大赤崁,於是蒐集民船,載兵渡臺。法軍於是輕鬆地從雙頭掛直抵媽宮,占領澎湖。

  這次戰役,清軍裝備實際上堪可擊退法兵,卻由於清軍威令不行,無心守禦,再加上各自為政,應援不力,以致兩天即敗北,令人扼腕。

  不過,法軍占領澎湖也沒有得到好下場。由於水土不服,又罹患疾病,不少法軍命喪澎湖,連常勝將軍孤拔,也在越南之戰敗給清軍後,憤怒氣絕於媽宮。

  後經中、法雙方交涉,將法國軍士合葬於風櫃,稱為「萬人塚」,而孤拔獨葬於現今馬公市中正國小圍牆西南方角落,目前孤拔的墳墓未遷,遺骸於民國六十多年時才運回法國,留下一塊空墓,為中、法澎湖之役的歷史做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