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雷特(上)

  丹麥王后格特魯德,在丈夫老哈姆雷特國王死後不到兩個月,就改嫁給國王的弟弟克勞迪。一時間,人人都在談論這一個罕見的不忠行為。

  由於克勞迪是個卑鄙的小人,因此,也有不少人在懷疑,克勞迪是否為一個蓄謀已久的篡位者,趁著老國王死後的這個機會,和王后結婚來霸占年輕的王子小哈姆雷特本來應該繼承的王位。

  但是,沒有人比王子本人對他母親的背叛行為感到更痛苦的了。

  母親的所作所為,使哈姆雷特陷入一種深深的羞恥之中,並對整個光明世界都產生質疑和迷惘,以致於從此一蹶不振,整日沉溺於對父親的思念和對母親的蔑視之中。

  往日的歡笑從他的臉上消逝了,甚至連失去王位都無法讓他感到痛苦和失望,因為母親對父親的不忠,才是籠罩在他靈魂上的黑色陰影,使得他對一切都變得麻木不仁。

  王后格特魯德想盡方法要使王子高興起來,然而王子仍然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在王宮裡遊來蕩去,彷彿要用這種方式,為父親服喪一輩子。他甚至穿著喪服出席母親的婚禮,因為他不願意以其他的模樣出現在這個可恥的歡宴慶典上。

  最令王子困擾的一件事,還是父親不明不白的死因。雖然克勞迪聲稱老國王是被一條毒蛇咬傷致死的,但是年輕的哈姆雷特懷疑克勞迪為了坐上王位,才謀殺了老國王。這些疑團不斷啃咬著年輕王子的心靈,使得他心煩意亂,寢食難安。

  這時,一個奇聞傳到哈姆雷特的耳中,在王宮巡邏的士兵們說,有一個樣子酷似死去國王的鬼魂,接連兩個晚上,都在午夜時分出現在宮牆邊的守望臺上。

  哈姆雷特的好友赫瑞修也親眼看見這個鬼魂,他帶著一副哀傷多過憤怒的蒼白面孔和一把斑白蓬亂的鬍鬚。他總是沉默不語,當他似乎要開口說話時,偏偏傳來公雞的報曉聲,於是他就立刻消失不見了。

  王子對這個離奇的故事感到震驚不已,於是他決定要去看個究竟。王子認為,鬼魂的出現也許是想告訴他一些重要的事情,之所以至今沒有開口說話,可能就是想親口對他說出真相。於是,王子幾乎是焦躁不安的等待著夜晚的降臨。

  寒冷刺骨的深夜,王子、赫瑞修和馬賽洛來到守望臺上。忽然,赫瑞修叫道:「出現了!」

  忽然看見這個酷似父親的鬼魂,哈姆雷特又驚又怕,而鬼魂這時也悲傷的看著他,彷彿有什麼話要說似的。哈姆雷特祈求鬼魂告訴自己該做些什麼才能使他的靈魂得到平靜?於是,鬼魂向哈姆雷特招手,示意他到無人的地方單獨對話。

  赫瑞修和馬賽洛竭力想阻止年輕的王子去冒險,但卻不能改變王子的決心,這時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危。

  當他和鬼魂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鬼魂開口了:「孩子,我是父親啊!我是被人謀殺而死的,而這個人,就是你的叔叔克勞迪。」

  就像哈姆雷特曾經猜測的,克勞迪是為了奪取王位才下此毒手。那一天,老國王正在花園中休息,克勞迪就趁機將一滴毒汁滴進他的耳朵裡,像水銀一樣的毒液立刻流遍老國王全身的血管。老國王的生命、王冠及王后就這樣在一瞬間,被自己的兄弟奪去了。

  鬼魂懇求哈姆雷特道:「你一定要為我的慘死而復仇。」

  他又悲傷的告誡自己的兒子:「無論你用怎樣的方式來報復你卑鄙的叔叔,請不要做出傷害你母親的事情。」

  哈姆雷特向鬼魂再三保證後,鬼魂就消失不見了。當哈姆雷特被獨自留下之後,他暗自發誓,要將自己見到的這一切永遠記在心裡,鬼魂的指示將一直刻在他的腦海裡,指引著他今後行事的方向。

  哈姆雷特只將他聽到的話告訴好友赫瑞修一人,他又命令赫瑞修和馬賽洛發誓,絕不說出今夜所見之事。

  這一夜的經歷整個盤據在哈姆雷特的心中,他變得比以往更加憂鬱和虛弱,甚至有些精神恍惚,他擔心這樣將會暴露自己對叔叔的敵意,令克勞迪對他產生戒心,於是他開始胡言亂語、裝瘋賣傻。

  從此以後,哈姆雷特徹底將自己變成另一個樣子,說起話來不著邊際,做事情也顛三倒四,新國王和王后都以為他是真的病了,以為他是因為愛情而走火入魔。

  原來,在哈姆雷特陷入喪父的悲痛之前,他愛上御前大臣波隆尼爾的愛女歐菲莉亞。但是自從老國王死後,沉浸在哀傷中的哈姆雷特就把這個女孩給淡忘了。而且從他裝瘋的那一天起,更是動不動就對她惡言相向,歐菲莉亞並不因此責怪王子,因為她深信哈姆雷特是善良的,是疾病使他變得不近人情。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明天國際圖書出版之《莎士比亞的文學童話》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