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哲璋

  從前,兔子是非常狡滑的動物,牠們因為沒有利爪尖牙,只好靠著「狡滑」的天性,在森林裡謀生。因此,兔子雖然柔弱,卻能在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中生存——非但沒有滅種,甚至繁衍得比獅子、老虎等猛獸還多。

  不過,世上萬物總是一物剋一物,在狡滑兔子的歷史上,就曾經發生過三件令兔子一族刻骨銘心、永世難忘、想到就會哭的慘事,史稱:「狡兔有三哭」。

  事件的主因,源自一棵「兔子經過一定跑來撞」的「神奇樹」。

  第一件令狡兔淚流不止的事,是人類利用神奇樹來抓兔子,害許多兔子不是成為人類桌上佳肴,就是成了小朋友的寵物(牠們就是後來「不狡滑寵物兔」的祖先)。

  第二件讓兔子想哭的事,就是兔子的世仇「烏龜」用一千噸的龜苓膏向人類換得了「神奇樹」──

  「求求你,人類……自從我贏了『龜兔賽跑』後,天天都有兔子上門找我單挑,我都快煩死了!」烏龜緊緊咬住人類的褲腳不放,死命拜託。

  人類甩不開烏龜,又擔心烏龜除了褲腳還咬其他地方,只好把「神奇樹」賣給牠。

  「身為『龜兔賽跑』的衛冕者及種子選手,我可不能隨便接受挑戰,必須有篩選機制……」搬到神奇樹下的烏龜,對前來下戰帖的兔子們宣布,「速度夠快的兔子才有資格找我賽跑!」

  「可是……如何判斷速度夠不夠快?」想雪恥的兔子們問。

  「簡單!撞神奇樹時如果速度夠快,一定會因為腦震盪而頭暈、嘔吐……」烏龜慢條斯理的說,「所以,兔子撞樹不吐,代表速度不快,就沒有資格挑戰我。」

  從此,大家流傳著「不吐不快」這句成語。

  而取得資格的腦震盪兔,比賽時總是一邊跑一邊吐,最後昏倒在半路,當然……跑不過烏龜!

  多年以後,龜兔不再賽跑,改比游泳,烏龜就把「神奇樹」轉賣給羊老爹,換得了一千噸的羊奶。

  羊老爹不吃兔子,又和兔子沒有恩怨,他買下神奇樹是為了做生意:每根一毛錢的蘿蔔,賣給撞暈頭的兔子,一根可以賣五毛錢(狡滑兔子若頭腦正常,一定會殺價殺到半毛錢一根)。

   這是第三件兔子一回憶起就會哭的事──清醒後的兔子,望著買貴五倍的蘿蔔,不約而同都會摸著隱隱作痛的頭殼慨嘆:「唉……真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每一根從神奇樹下帶回來的蘿蔔,都代表一個兔子被『坑』事件。」

  後來,兔子一族出了個有大智慧的英雄,英雄教兔子們挖地洞、地道避開神奇樹,如此一來,兔子再也撞不到神奇樹了。

  而「狡兔有三哭」也漸漸的被誤傳為和兔子地洞、地道有關的「狡兔有三『窟』」。

  神奇樹因為再也無法吸引兔子來撞,沒有了價值,失去了主人,缺乏了照顧,也就枯死絕種了。

  兔子們解除了神奇樹的威脅,卻仍然驚魂未定、餘悸猶存,遇到動物鄰居總忍不住哭訴、傾吐這三段悲慘的往事,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把與「龜兔賽跑」有關的「不吐不快」典故,誤以為是兔子們訴苦——「不」傾「吐」就「不」痛「快」——的意思了。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秘密不見了》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