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餅(一)
分享

  阿當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紅磚竟然像烤箱的烤盤,瞬時彈跳出來,裡面裝著……裝著香噴噴的……四塊太陽餅!

  文/亞平  圖/張又然

  閒來無事,阿當又懶懶的趴在紅磚牆上睡覺了。

  睡前他剛吃了一塊主人吃剩的太陽餅,酥酥脆脆的口感,齒頰留香;吃飽了再睡覺,多舒服!夢裡好像還聞得到濃濃的餅香。可是總覺得少了一味……哪一味?打著呼嚕的阿當也說不上來。

  陽光正醇,夢正酣,阿當睡得陶陶然。

  突然,他老是覺得有人叫他:「走開、走開!」

  「走到哪裡去?我在這兒睡覺,沒礙到人哪!」阿當覺得自己好像在說夢話,可是偏偏有人接話哩!

  「明明就擋住我們的出入了!這麼大的屁股,還不挪過去一點兒!」

  「我……我……我的屁股大?」阿當快要氣沖腦門了。誰不知道他是隻身體纖長的虎斑貓,竟然說他屁股大?

  「明明很大還不承認。快快,別囉嗦了,出爐的時間就要到了,一有差池,太陽餅就烤焦了。」

  聽到太陽餅,阿當終於睜開了惺忪的雙眼:「太陽餅不是吃光了嗎?」

  沒有人接話。

  下午三點鐘的太陽灼熱,有點燙腳,把阿當背上的毛燙捲了兩三根。

  幸好,風是涼的,一冷一熱,午覺總可以睡得特別悠長。

  「誰?是誰在說話?」阿當很生氣午覺被人打斷,他一定要找出凶手。

  只有一群螞蟻在阿當的腳邊忙碌著。

  排著長長的隊伍,迤邐著自遠方來,搓搓手,又搓搓腳,二十四隻螞蟻一小組,圈住一個紅磚塊,一切是那麼有條不紊、理所當然,彷彿只要有人下個口令,紅磚塊就會被他們抬回家。

  阿當有點清醒了,他跳下紅磚牆,好奇的看著這一切:「喂!小傢伙,剛剛是不是你們在對我說話?」

  一隻組長級的螞蟻動了動觸角,細微的聲音馬上傳入阿當耳際:「謝謝你,貓咪大哥,你跳下牆,我們工作方便多了。」

  阿當確定他果然是在和螞蟻說話。

  「我好像聽到你們提到太陽餅,這是怎麼一回事?」

  螞蟻又動了動觸角:「是啊!太陽餅快出爐了。今天陽光好,麥子也香,這批餅品質一定很不錯!」

  阿當懷疑自己是否還沒睡醒:「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哇,你們該不會是嘗到我吃剩的太陽餅屑,就以為有餅好吃吧!只剩一點點,不夠分的啦!」

  「餅還沒出爐你當然看不到,耐心點,餅出爐了,一定分你一塊!」

  阿當好氣又好笑,螞蟻自己吃都不夠,還要分給他,這是今天所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了。

  可是,餅香越來越濃了。

  不知從哪裡傳出來的香味,勾引得阿當口水陣陣滴落;螞蟻群則是嚴陣以待,一隻一隻站得雄赳赳氣昂昂,彷彿正在執行一個極為機密的行動。

  香味從哪裡來?阿當想不透。

  紅磚牆,是這兒農莊的圍牆,再過去就是一片草原了。在這兒睡覺、翻滾、吼叫,都不會打擾到別人,是阿當一個極為祕密的私房景點。他常來這兒閒晃蕩,也沒聞過什麼餅香,為什麼今天老是覺得紅磚牆裡藏了一盒餅?

  螞蟻組長突然有動作了。

  他爬到紅磚牆上,將一枚乾枯的落葉往牆頭上丟。

  天哪!落葉竟然起火燃燒了!

  轉眼之間就燒得乾乾淨淨!

  阿當看得目瞪口呆。「太可怕了!好險,我已經跳下來了,不然我這身毛,」阿當打量一下自己,「不就成了火燒貓?」

  可也太奇怪了,自己明明在這裡睡過幾百次的午覺,也沒有哪一次哪一根毛被陽光燒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螞蟻組長輕輕的吹了一聲哨:「嗶!」

  第一組的兩隻螞蟻忽然成疊羅漢狀,站在落葉燒焦的那塊紅磚下方,頂上的螞蟻奮力的用腳一蹬,其他螞蟻迅速退開。

  阿當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紅磚竟然像烤箱的烤盤,瞬時彈跳出來,裡面裝著……裝著香噴噴的……四塊太陽餅!

  圓圓的餅,像四顆圓圓的太陽,尤其是陽光烘烤過後的金黃色澤,又香又鬆又酥又脆,怎麼捨得咬下去?特別的是,餅上面還貼著一小朵向日葵。向日葵老是追著太陽打轉,沾附在餅上,果真是名副其實的太陽餅了!

  餅香又融合著花香,阿當終於知道,他所吃的那塊餅少了哪一味,就是這花香味呀!

  小螞蟻的手上已戴上隔熱套,六隻蟻抬著一塊餅,動作麻利又幹練,組長發號司令:「進貢蟻后!」這一抽屜的餅,就這樣消失在阿當的眼前。

  「請問,這些餅是要送給誰?」

  「這是今年最好的太陽烘烤出來的最好的餅,當然是要獻給蟻后!」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神奇調味料》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