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國有一個姓田的大家族,有一天在庭園舉辦宴會為人餞行,單單食客就有上千人的來參加,加上賓客,真是盛況空前,熱鬧非凡。

  其中有一位賓客送給田家主人魚和雁,田家主人很高興,心中一時有所感慨的說:

  「上天對人類真是有厚德啊!你看!繁殖五穀給人類不打緊,還生養一大推魚、雁來供給人類吃……。」

  所有的賓客聽了都附和他,唯獨一個姓鮑的孩子,年紀只有十二歲,聽了卻不贊同的說:

  「不對!不對!天地萬物和我們人類並存在這個世界上,只是類別不同,並沒有貴賤之分;只是有智慧高低、互相牽制、循環相食的問題,並沒有誰供給誰的問題。

  人類拿其他萬物來吃,基本上是因為人類的智慧高、能力強,是一種『弱肉強食』的現象,並不是上天有意的安排。否則,蚊子會吸人血,虎、狼會吃人肉,牠們難道也可以說,這是上天刻意安排人類供給虎、狼、蚊子吃嘍?」

  「……」

  主人沒有話可說,賓客也個個打馬虎眼,裝作不在意,各吃各的餐宴去了。

  有關人與萬物的話題還有一個,那就是春秋時代,趙國都城邯鄲也發生了一個事件,就是城民知道趙鞅在元旦那天,會舉行放生斑鳩的活動,於是有一部分城民,就送來許多斑鳩,讓趙鞅放生。

  趙鞅看了城民的敬獻,非常高興,大大的賞賜那些人。

  趙鞅的一位賓客問他說:

  「趙大夫!你為什麼要放生?」

  趙鞅得意的回答說:

  「顯示我有施恩德,甚至連禽鳥都受惠呀!」

  賓客搖搖頭說:

  「可是這樣並不妥呀!您看!城民知道您要放生,為了討好您,爭相捕捉斑鳩來獻給您,以致斑鳩死傷的數量難以估計。您說,這是不是在為禽鳥招難,怎麼能說連禽鳥都受惠呢?

  大夫如果真心想讓斑鳩活,最妥善的方法,是禁止城民濫捕濫捉,這樣一來,斑鳩存活的數量,才真的會增多。

  像現在這樣,濫捕之後再來放生,恩、過不能相補啊!」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

  趙鞅贊同的說。

 

 

  賓客向趙鞅解說放生的真義,趙鞅當時表示贊同,事後就不知他怎麼做了。

  很多人看到動物可愛,油然生出一股衝動,沒有考慮清楚,就帶回家飼養。等到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無法或沒時間好好照顧,或發現動物長大了,沒有適合的地方養等等,總之有千萬種理由,又把動物「放生」到自己認為牠們會活的地方去,說是放生,其實是棄養。
 
 

詞語小博士

▲食客:古時候寄養在豪門貴族家裡,為他們謀畫或服務的門客。

弱肉強食:原指大自然界強者吞食弱者,也可比喻現實社會中強者欺凌、吞併弱者。

▲趙鞅晉國的大夫,也稱「趙簡子」。還沒得勢時,靠著兩位賢人的幫忙,才能順利推展政權,沒想到他得權之後,竟把兩位恩人殺了,孔子認為趙鞅很過分,曾批評過他濫殺同類。

恩過不能相補:所施的恩德並不能彌補所犯的過失。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新手父母出版之《列子中的成語故事》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