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航 (一


分享

  當阿龍被「吱吱喀喀」的奇怪聲響吵醒時,他感覺小轎車正猛烈的前後擺動、左右搖晃著。他一翻身,從車座挺正起來,抹開車窗的水氣,貼著玻璃往外看,發現大船已離開碼頭了。碼頭倉庫的燈光、馬路上的車燈和山腰住家的燈火,閃閃爍爍、漸去漸遠。阿龍的心頭一緊,他推開車門,跑上甲板,抓住船舷欄杆,睡意全消。

  冰寒刺骨的海風呼呼吹過來,阿龍向四處張望,一時還不知該不該放聲大叫:「我要下船!」他張開口,吸進一股冷空氣,全身哆嗦,連打了三個「哈啾」。

  這時,船腰的駕駛臺走出一個人影,探頭往他這裡張望。阿龍蹲下去,那人影叫了一聲,又停半晌,他步下扶梯,直向「停車場」走來。阿龍趕緊蹲下,鑽回小轎車,輕輕將門帶上,蜷縮在車座裡,一動也不敢動。

  那個船員停在轎車前張望,又問了幾聲,走進車門,臉貼著玻璃窗向車內看,他瞄了兩眼,又走向駕駛臺去了。

  阿龍等了一陣子,看見高聳的燈塔從船身不遠處掠過,光芒照亮了車內;他被反光鏡中的自己嚇了一跳。船外,海浪澎湃,轎車左右搖晃,又「吱吱喀喀」響起來。

  剛從睡夢中醒來,阿龍似乎還不確信自己坐在一艘開動著的大船,一艘載滿了嶄新轎車的貨輪上。雨滴淋在車窗,成串的滾落而下,他以為還在外婆家客廳的沙發呆坐,看著玻璃窗外的雨滴和電視影片;那部長片他已經看過了,任他們演著,槍聲、馬蹄聲在屋裡熱鬧著。

  黃昏時,他從外婆家出來,大夾克的頭蓋,遮了一臉,一身穿得像愛斯基摩人。他繞過信二路,到了基隆港邊,天色陰霾,路上的行人和車輛比平常更少;大年初一,碰到下雨天,好像每個人都躲在家裡嗑瓜子、看電視或到遠地作客,沒人想出門閒逛。

  在圍牆外站了一會兒,他聽見沖天炮的聲音,回頭看,有人在山頂的中正公園玩耍。他猜想,沖天炮一定是從涼亭裡發射的,去年大年初二,他陪媽媽回娘家,就在那裡玩過,比賽誰能將沖天炮射過關世音大神像的頭頂,惹得管理員跑來追捕他們,哨子吹得嗶嗶叫。今年,阿龍沒這個心情。

  昨天下午,媽媽打電話向桂老師拜年,向老師道謝,感謝老師一年來辛苦的教導。桂老師卻抱歉的說:「阿龍這學期有兩科不及格,我們當老師的也有責任,希望他下學期能彌補過來。」

  「成績單我看過了,阿龍的成績還不錯呀!沒有紅字,他最差的數學和英文也有六十八分。」

  阿龍趁著媽媽和桂老師在電話裡「奇怪、奇怪」的叫著,趕緊偷溜上街。他在羅東街道轉了一大圈,到公園看人丟圈圈,在荷花池邊坐了一會兒,又跟著人潮走到火車站。

  火車站像隻大怪獸,不時吐出一大群人,又吸進一大群人。匆忙進出的旅客,穿著光鮮,臉上都笑咪咪的,拎著大包大包的行李。阿龍坐在候車室的長椅,想著:偷改成績單的祕密就要被揭發了,回家後,爸媽會氣成什麼樣?痛罵一頓,帶去向桂老師認錯道歉;「代為保管」壓歲錢;看家,什麼地方也不能去!

  阿龍掏了壓歲錢,買一張往基隆的車票,他決定逃到外婆家避難。

  平快車的旅客不多,車廂裡還空著,阿龍挑了一個靠窗的坐位,頭靠著窗沿,呆呆眺望深藍的太平洋,和那座不斷改變姿態的龜山島。

  龜山島腳蹼邊有座硫磺礦,終年不斷的冒著白煙;有一回,外婆還告訴阿龍:「這隻宜蘭龜比基隆龜更靈驗,龜山若帶著斗笠,雨水就要來啦。」

  這時,龜山的脊背上漂浮著一朵烏雲,遠望過去,果真像一頂大斗笠,雨水莫不真要來了?

  阿龍望著龜山島發呆,看見島後開出一艘白色的大船,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船,火車正在開動,不能辨清這艘大船是北上還是南下,乍看,它彷如停在海面上,供人參觀,靜止不動。阿龍從小喜歡船:紙摺船、模型船、遊艇、帆船、漁船,每次總玩得開心、看得入神,可搭過真正的大船,卻只有和小舅在梅花湖划過的雙槳小船。

  能搭一次這種大船有多好呢!阿龍心想,這大船該可以環繞世界,到許多國家去吧。他盯著那艘白色的巨輪,想著:馬尼拉、馬賽、羅馬、巴拿馬都是遙遠的港灣;直到火車鑽進隧道,還不捨得把心思收回來。

  到外婆家,大家都已吃過晚飯。客廳的神案上,紅色的燈泡亮著,外婆正舉香拜拜,香煙繚繞。她看見阿龍來到,抓住他說:「怎麼沒跟家人說一聲,就跑來了?快打電話回去,你爸剛來問過呀!」

  外婆做的飯菜,和媽媽做的長年菜、白斬雞、炸丸子、滷白菜、紅燒魚,幾乎是一鍋子燒出來的。她說:「你別回去了,明天你爸媽要回娘家,你就在這裡等。半年沒來看外婆,阿龍又長高不少,長得愈來愈像你爸爸。」

  阿龍心想不妙,問外婆:「我媽什麼時候到基隆來?」

  「說是晚飯前會到家的。」

  「我媽一定會來嗎?」

  「怎不會來呢?年初二回娘家,誰家女兒敢不回來。你怕你媽不帶你回去?自己一個人都敢跑來了,還怕什麼!」外婆呵呵的笑起來。

  阿龍嚇得手心都冒汗了。

  (待續)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番薯勳章》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