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音樂的主人,是你掌控音符!(一)
分享

  創造願景,才能激發成就動力

  「各位女士先生,早安。」他說。

  「讓我們開始演奏第一樂章。」

  大師等著音樂家們準備好。室內安靜下來時,他舉起指揮棒,集中大家的注意力。這時,氣氛凝結。然後,隨著他的右手一個輕柔簡單的動作,室內頓時充滿悲傷而莊嚴的音樂,打破了沉默,但凝結的氣氛依舊。一切似乎都在緩慢地發生,我的周遭提琴手的弓輕柔地滑過琴弦。

  突然間,我感到椅子傳來一陣全新的深層震動。我環顧四周,想要找出震動的來源, 然後我察覺到低音大提琴開始演奏一個洪亮低沉的音調。我心想:真奇怪!在我聽到音樂之前,已經先感覺到了聲音。

  接著,我聽到舞台對面的小提琴,帶著同樣莊嚴哀傷的氣氛開始演奏。我的位置能清楚看見每位提琴手,我看著他們的弓動作一致地舞動,才發現他們都演奏著同樣的音符。有幾位抬頭看著大師,但多數人的眼睛緊盯著自己的譜架。

  過了好一會兒,大師才示意樂團停下來。「讓我們重回樂曲最剛開始的段落(opening passage)。」他說:「現在,中提琴手,你們能夠把聲音混入木管樂器嗎?配合他們的音色。」他們重新開始,演奏了一會兒,大師要他們停下來。「美極了。現在,讓整個管弦樂團的聲音環繞著雙簧管。我們跟著他走,跟著每個細節走。」

  他們再度開始,但這回我發誓我可以感受到音樂家們更凝聚精神。但大師很快又要他們停下來。他對雙簧管手說:「何不大膽、主動一點?第一個音符若是來自一片沉寂之中,起始於無聲,會是怎樣的音樂呢?每個人都等著你的聲音,不需要急著發動攻勢。」

  接著,我確實聽出了差別。樂聲不知從何處飄出,我無法辨別它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感覺似乎是自一片薄霧中飄然逸出。現在樂聲聽起來不僅是悲傷或莊嚴而已,還帶有一股陰暗甚至鬼魅的氣氛。我說不出為何會這樣,但那個當下,我興奮地顫抖。

  大師在引導音樂家時,似乎對各種細微差異非常講究,用了諸如音調起伏(intonation)、樂句(phrasing)、力度(dynamics)和正確的演奏法(articulation)等字眼。儘管我不懂他的指示真正的含義,卻能毫無困難地感受並且聽出它們的效果。他每做一次要求,樂團的聲音就會隨之改變。音樂家們的肢體語言也隨著演奏進行而變得更流暢。

  他們接收大師的命令,並將之轉譯成行為的速度是如此即時無誤。

  整個排練過程使我很驚訝,因為這次排練和我的預期截然不同。或許是我電影看太多了,我對指揮的印象一直是:脾氣暴躁的傢伙,對音樂家頤指氣使,大聲吼叫,發號施令;但這場排練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而是同僚與合作式的模式。大師的用詞清楚明白、明確而自信,他的舉動開放、專注,而且非常自然。樂團對他展現的機智回應,再度使我驚嘆不已。他究竟是如何激發出如此即時且全心投入的合作表現?

 


本單元內容出自野人文化出版之《指揮台上的管理課》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