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幸福快樂


  聽她這麼說,麥可再也按耐不住他的好奇心了。

  「可是我不懂!」他大聲說,「今晚所有事都顛倒了!為什麼小瑪菲不怕大蜘蛛?為什麼獅子不和獨角獸大戰?」

  「亞弗德不是告訴你了。」睡美人說,「因為我們都進入縫隙了呀。」

  「什麼縫隙?」麥可問。

  「舊的一年和新年交替的縫隙呀!舊年在午夜十二點的第一聲鐘響便結束,新年將在最後一聲鐘響後誕生。至於中間地帶——也就是其他十聲鐘響迴盪的時刻——就是祕密縫隙。」

  「是喔。」珍聽得快喘不過氣來,她好想多知道一些。

  睡美人一邊打著迷人的呵欠,一邊對孩子們微笑。

  「在縫隙裡,大家就像一家人。永恆對立的東西相互親吻。野狼和羔羊並肩躺下;鴿子與蛇共享巢穴;星辰彎身觸碰大地;老少彼此原諒;日夜在此交會;兩極在此接壤;東朝西傾;成了一個圓滿的圓。在這樣的時空裡,親愛的——只有在這唯一的時空——所有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你瞧!」睡美人揮揮手。  

    珍和麥可轉頭望見三隻熊笨拙的圍著一個女孩單腳跳舞。

  「是金髮女孩。」睡美人解釋,「她跟你們一樣安然無恙。晚安啊,龐奇!小寶寶怎麼樣啦,茱蒂?」

  她向一對手牽著手散步的長鼻子木偶揮手。「今晚他們是對佳偶,正如你們所見,因為他們在縫隙裡。那邊——」

  這一次,她指著一個魁梧身影--他的大腳踩在草坪上,頭和最高的樹齊平,一肩扛了根大棍棒,另一肩則坐著一個有說有笑的小男孩,扯著魁梧男人的耳朵。

  「是殺巨人的傑克和巨人。他倆今晚是知己好友。」睡美人抬頭笑,「女巫們終於要上場了!」

  孩子們的頭上一陣騷動,一群目光銳利的老婦人乘著掃帚畫過天際。當他們躍入大夥兒的行列,四處歡聲雷動,所有人都衝過去握手,老婦人發出女巫式的嘎嘎笑聲。

  「今晚沒人怕她們——從此幸福快樂!」睡美人睏倦的聲音像首搖籃曲。她伸出手臂環抱孩子們,三個人就這樣站著,看著身影聚合——野兔和烏龜並肩共舞;皇后與紅心騎士互擁;美女把她的手伸給野獸。國王、公主、英雄、女巫紛紛在舊的一年與新年交接的縫隙裡相互致敬。輕快的腳步讓小草低下頭,四處溫馨得令人目眩神迷。

  「借過!借過!讓我過!」一個清澈高亢的聲音大喊。遠方的草坪盡頭,金豬用他僵硬的後腳穿越群眾,揮舞著金蹄將他們分開左右兩列。

  「讓路!讓路!」金豬自命不凡。群眾瞬間站開、退到一旁,眼前出現兩排低頭行禮的動物。

  這下,金豬的腳邊出現了一個奇異又熟悉的身影——頭上是一頂繫蝴蝶結的帽子,大衣上的銀釦子閃閃發光,眼睛像瓷器上的垂柳一樣湛藍,鼻子像荷蘭娃娃那樣神氣的翹起。

  她沿著小徑輕慢走著,金豬在前頭俐落的領路。當她翩然走近,所有的人都爆出一陣熱烈歡迎。帽子、皇冠、花冠紛紛扔到空中,連月亮似乎更加皎潔耀亮,她在月光下徐徐走著。

  「咦,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珍一邊望著那身影走下空地,「瑪麗.包萍又不是童話故事裡的人物。」

  「她比童話故事還要棒!」亞弗德忠誠的說,「她是美夢成真的童話故事。而且——」他咕噥著,「她是今夜的貴賓!就是她打開書頁的。」

  在一片雀躍的歡鬧聲中,瑪麗.包萍向左右回禮。然後,兀自走到草坪中央,打開她的手提包,拿出一臺手風琴。

  「選好你的夥伴!」金豬大喊,也從豬皮口袋裡掏出一支長笛,放到嘴邊。 一聲令下,大家立刻轉向旁邊的夥伴。長笛發出一陣搖擺音符,手風琴和二十四頭黑鳥哼起主旋律,一隻白貓則以他的小提琴拉出甜美的曲調。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瑪麗‧包萍的神秘禮物》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