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分享

  「這樣──」班克斯先生有些不安的說,「大家就可以各自想像,想像自己喜歡的鄰居就住在裡面。你知道,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人都適合當鄰居的。」

  一群人同意的竊竊私語,一面想像著空了那麼多年的十八號,和一個個他們喜愛的空房間。

  對布姆上將來說,空屋裡頭住著一個船長,他曾和尼爾森出航,無論天候如何,隨時準備出海。

  布姆太太覺得那是一個小女孩的家,她有一頭棕色的直髮,是布姆太太夢寐以求的小孩。她會輕步的繞著房子走,一面柔柔的對著自己哼歌。

  二十號的先生因為太太從不和他下西洋棋,所以希望那兒住著棋子真人和他做朋友──黑白國王和皇后;沿著對角線昂首闊步的主教;在階梯上下奔馳的騎士。

  十九號的太太天性浪漫,她相信空屋裡住著她未曾謀面的奶奶,會說精采的床邊故事給她聽,為她織美麗的衣裳,無時無刻都穿著銀拖鞋,連早上也不例外。

  對於十六號,那擁有巷裡最瑰麗宅邸的拉克小姐來說,空房子裡住著另一隻安德魯,長得和安德魯一模一樣,不過絕不會像安德魯選衛樂比那種野狗當朋友。

  至於班克斯先生,他希望十八號的閣樓裡,住著一位有智慧的老人,擁有一架十分特別的望遠鏡。只要從那圓圓的玻璃眼望出去,就能看見浩瀚宇宙。

  「再說,」班克斯先生對工人說,「這房子空了那麼久,大概不適合再住人。你檢查過排水溝了嗎?」

  「狀況好極了。」工人回答。

  「那煙囪呢?我敢說一定被八哥鳥築滿了巢。」

  「乾淨溜溜。」工人說。

  「那家具呢?老鼠會在床墊裡挖隧道,廚房也會爬滿蟑螂。」

  「一隻老鼠、蟑螂也沒有。」

  「那灰塵──必定積得到處都是,有好幾吋那麼厚。」

  「準備搬進來的人,」工人說,「一枝撢子也不需要,所有的東西都跟全新的一樣。再說,」工人開始拆他的紅白帳棚,「房子是蓋來住的,不是拿來裝亂七八糟的幻想的。」

  「好吧,那只好這樣咯。」拉克小姐嘆口氣,「來,安德魯,來,衛樂比,我們得回家了。」她灰心沮喪的走遠,兩隻狗跟在她腳邊,看來一樣氣餒。

  「你該出海去的。」上將眼神凶惡的瞪著工人。

  「為什麼?」

  「因為水手會乖乖待在甲板上,不會給陸地上的居民惹麻煩。」

  「我受不了海,會暈船。再說,這又不是我的錯。我只是奉命行事,被吩咐『立即處理』。房客明天就要住進來了!」

  「明天!」所有鄰居驚呼起來。這實在太恐怖了!

  「我們回家去吧!」布姆太太哄著上將,「班尼可晚上做了咖哩,你會喜歡的,是不是,親愛的?」班尼可是個退休海盜,幫忙照顧上將的船形屋。

  「好,起錨出航吧,航友們。沒有其他辦法了。」上將牽起布姆太太的手臂,沿著巷子無精打采的走。十九號太太和二十號先生跟在後頭,兩個人看起來也顯得相當落寞。

  「我得說,你們這群人還真古怪呀!」工人收拾起帳棚和工具,「為這間空屋這樣費心思!」

  「你不懂!」班克斯先生說,「對我們來說,它不是空的,絕對不是一間空屋。」他轉身朝自己家門走去。

  在巷子另一頭,班克斯先生能聽見公園管理員正在執行公務,「遵守規矩。注意法規!」停在十七號煙囪頂的八哥鳥,一如往常發出尖叫聲。小孩房傳來笑鬧聲,混雜著瑪麗.包萍滔滔不絕的訓斥。班克斯先生還聽見愛倫打不停的噴嚏聲、廚房碗盤匡啷作響、羅伯森.艾伊無止盡的鼾聲──家裡所有熟悉的聲音,一如往常舒適、親密的播放著。但此刻起,班克斯先生心想,一切都將不同了!

  「我有消息要告訴你。」碰到在門口迎接的太太,班克斯先生沉重的說。

  「我也有消息要告訴你。」班克斯太太說,「壁爐上有封電報。」

  班克斯先生拿起黃色信封,立刻撕開來看。讀完上面的訊息,他忽然僵住了。

  「別光顧著站在那裡呀,喬治!說話呀!是佛洛絲姑姑出什麼事了嗎?」班克斯太太忐忑不安的問。

  「不是佛洛絲姑姑,她不發電報的。我念給你聽:『即將入住十八號,明天四點半抵達。帶魯堤一起。無須幫忙。』」班克斯先生停了一下,「最後一行署名──尤費米亞.安德魯。」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瑪麗‧包萍與櫻樹巷18號》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