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他的日常行為表現,常常會讓人為之氣結、捉狂,甚至很想把他捉起來狠狠痛扁一頓!但是,生氣有用嗎?打他有用嗎?他缺少的不是這個,而是一個能用愛包容他、教導他的人。

  在班上,每天都有小朋友告他的狀,打人、罵人早已司空見慣,不交功課也習以為常;但是,班上創意最多的是他,能樂天開懷面對挫折的也是他。

  他就是小瑋,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卻還需要愛的孩子。

愛的責任

  小瑋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家裡的每個人都愛他,卻沒有人理他;都讓他,卻沒有人關心他;都怕他,卻沒有人教他。

  小瑋的爸爸、媽媽忙著店舖的生意,有時間成立一家又一家的分店,卻連陪小瑋吃一頓飯的時間都沒有,所以爸媽說:「老師,小瑋就交給您了。」

  小瑋的爺爺、奶奶年紀大了,雖然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但是對小瑋也莫可奈何,所以爺爺、奶奶說:「老師,小瑋就拜託您了。」

  小瑋的大哥、二哥,和小瑋至少差了十二歲,聊天的內容、心裡的想法都不同,兄弟之間的鴻溝無法橫跨,所以兄長也說:「老師,小瑋就託付您了。」

  我……,我承擔不起呀!班上有三十多個孩子,我不可能只管小瑋,其他的統統不顧了,但是他身邊的至親都已經不理他了,如果連老師這道「保護網」都失守了,那小瑋該怎麼辦?

愛的距離

  往後的日子,我疼他、愛他,甚至想把他緊緊握在手裡,不讓他離開我的視線。我天真地以為,只要縮短我們座位的距離,就可以拉進彼此天地般疏遠的心。所以我把小瑋的座位排在我的辦公桌旁,採取緊迫釘人的方式,每分每秒地看守著他,叮嚀他要「口說好話,身行好事」,要「知福、惜福、再造福」,要交回家功課,要和同學和平相處……。我付出了滿滿的愛,卻收不到一絲絲的效果,小瑋在我的面前,總是表現得中規中矩,但只要一離開我的視線,就會惹出一大堆的事端。

  這一天,夕陽的餘暉灑滿大地,橘紅色的陽光照進玻璃窗內,好像在和大家揮手道別,催促著孩子趕快到指定的位置排路隊。小瑋背著書包、拎著餐盒,連再見都還來不及說,就衝到側門準備排路隊回家。

  因為排隊的人很多,隊伍又長又擁擠,小朋友之間難免會有碰撞的情形發生。無巧不成書,排在小瑋前面的是一位三年級的小女生,一陣混亂中,不小心撞到了小瑋。小女生都還來不及開口跟他道歉,小瑋就拿起手上的便當盒往人家的頭上打下去,小女生馬上雙手抱頭,蹲在地上痛哭失聲,我不知道小女生有多痛,但從小瑋的鐵製便當盒凹了一個洞,就可以知道她一定傷得不輕。

  小瑋被叫到辦公室,從校長、主任、老師到家長,輪番上陣講道理給他聽。但是,這些大道理講完了之後,小瑋卻好像還是有聽沒有懂。這就像我和他的關係一樣,總好像還是還少了一點點心靈相契的臨門一腳,我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愛的轉機

  中午下課鐘聲一響,飢腸轆轆的小朋友,等不及老師最後的課程交代,早已準備好餐具,期待著營養午餐的美味佳餚。

  「哇!今天中午的湯是玉米濃湯喔!」

  「我最喜歡喝玉米濃湯,最好每天的湯都是玉米濃湯!」

  「老師!小瑋插隊!」

  「我沒有插隊,是你自己沒有排好的。」

  小瑋挺起胸膛、理直氣壯地說。

  當我放下手邊的工作從座位上起身,想了解事情的緣由時,只聽到「碰!」的一聲,小瑋就把整桶玉米濃湯推倒在地,這時大家驚愕的情緒,隨著湯桶「卡噹!卡噹!」地旋轉、滾動著,久久不能平復。

  怎麼可以這麼地狂妄無禮呢?居然只為了一點點不盡如意的小插曲,就可以把大家的午餐給毀了。以這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清白,是多麼令人無法苟同呀!

  這些負面的觀感,停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像是洪水猛獸般,侵吞了我所有的理智。等到那頓沒有湯的午餐結束後,我才把小瑋叫到身邊,給了他一張印有「憫農詩」的小卡問他:

  「這首詩你以前應該學過,你知道詩的意思嗎?」

  「知道。」

  我把小卡送給他,並要他好好反省剛才的行為。其實,不只是小瑋要好好地想一想,連我都要冷靜一下。在這麼火爆的激情過後,我們都需要時間來冷卻,等我能用同理心體認他的行為,用包容心原諒他的過錯時,講出來的話才是真正對他有幫助的。

  但是,一直到午休結束,我都還理不出個頭緒,不知道怎麼為小瑋的行為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知道如何原諒他、教導他。

  這時,我打開抽屜,抽出一張平時要送給小朋友的靜思獎卡,上面寫著:

  「心美,看什麼都順眼。」

  啊!這不正是在說我嗎?因為自己的心不夠美,所以才不能接納別人的過錯,我應該感恩小瑋才對,因為他犯下的錯誤,才能讓我有機會教導同學正確的觀念;我應該感恩小瑋才對,因為他的提點,才能讓我用更多愛去彌補欠缺的那一塊。

  於是,我走到小瑋的座位旁,對著那眼睛、鼻子、嘴巴還揪成一團的小瑋說:「感恩你!」並把靜思小卡送給了小瑋。

  一開始,小瑋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等到我用真誠的笑容再次感恩他的時候,他也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

  看到一整桶的湯就這麼糟蹋掉,心裡當然有說不出的氣憤,這是集合多少人的力量才能享有的呀!但是,事實都己成定局了,生氣也不能解決問題,應該趁這個機會,好好地引導孩子。

愛的力量

  這次事件之後,我們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因為我找到我們之間欠缺的臨門一腳是什麼了——就是「感恩」。我除了愛他、包容他還不夠,我還要感恩他,因為他的種種行為,讓我看到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以前,面對學生犯錯,我都會把他們叫到身邊曉以大義,之後就馬上期待他們能有所改善。結果,雖然我講了長篇的大道理,小朋友也唯唯諾諾地點點頭,但是效果卻不明顯,「藥效」只能維持個三、五天,沒多久,同樣的症狀又再犯,週而復始,耐心也一點一滴消磨殆盡。其實,問題的癥結在於我沒有用「感恩心」去面對孩子出給我的課題,每次我都把小朋友的犯錯都當成了考驗,忘記了這是我學習的最好機會,我理當感恩他們才對。

  我發現小瑋欠缺的不是愛,而是「感恩」。家人對他的愛唾手可得,同儕對他的包容理所當然,師長對他的教導索然無味,他無法體認「知福、惜福、再造福」,所以不懂感恩。當我找到問題點後,要對症下藥就不難了。

  這一天,晴空高照,秋老虎似的太陽,咬得每個人的臉頰都紅通通的,可是小瑋居然穿著一件厚厚的毛衣,更離譜的是,毛衣下連件內衣都沒有。看到他汗如雨下,穿也不是、脫也不是,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問了問同學,也沒有人有多的衣服可以借他。在不得己的情況之下,我把剛買的一件T恤,偷偷拿給小瑋。剛開始,小瑋推託地說:「我不熱,我不要穿老師的衣服。」可是小瑋已經滿身大汗了,又怎麼會不熱呢?我想,他是不好意思吧!

  所以,綜合課時,我和班上的同學玩了一個小遊戲,冠軍得主的獎品是一件全新的小熊T恤。在我的精心安排下,小瑋果真把獎品抱回去了,而且在大家的鼓噪下,馬上換下了他的毛衣,穿上T恤,帶著滿滿的笑容回到座位上。

  一下課,他便走到我的身邊告訴我:

  「老師,謝謝您,我明天會把衣服洗好還給您的。」

  「這是你得到的獎品,為什麼要還給我呢?」

  「老師,雖然同學看不出來,但我都知道。」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接下來的日子裡,每兩天就可以看到小熊T恤在班上出現,同學總是抱以羨慕的眼光稱讚:「你的衣服好好看喔!」

  而小瑋也會大方地回答:「這件衣服是老師送給我的。」

  其實小瑋根本不缺衣服,但是他就特別鍾愛這一件,而這件衣服好像有魔法似的,小瑋穿上它之後,我們之間的鴻溝已經夷為平地了,我和他心中激起的千萬句感恩,也盡在不言中。

愛的良藥

  之後,我調動了小瑋的座位,把他排在教室的中心點,因為我知道雖然我們的距離變遠了,但我們的心更近了。

  往後的日子裡,小瑋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事情做好,雖然偶爾還是有情緒失控、行為脫軌的問題,但我都非常感恩能有這樣的課題,讓我也有機會可以「當孩子生命中的貴人」。

  小瑋!感恩你!因為你讓我知道教育路上,只有善解和包容還不夠,更要感恩!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新手父母出版之《愛在春風裡》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