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無聊喔!」星期天下午上完了新的單元,怡倩坐在客廳看電視,拿著遙控器東轉西轉,卻找不到想看的節目。

  「這個時段本來就沒什麼好節目呀!」我笑笑說。

  「那你有沒有什麼好玩的,說來聽聽!」怡倩關掉了電視。

  「好玩的呀……有啦!問你一個問題:哪位古人跑得最快?」

  「古人?跑最快?……」怡倩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才回答:「夸父呀?」

  「不對!」

  「那……哎唷,猜不出來啦,講答案!」

  「好,答案就是曹操!」我不疾不徐地說。

  「為什麼是曹操?」怡倩大感不解。

  「因為『說曹操,曹操就到呀!』你說快不快?」

  「什麼呀!這算什麼問題啊?」怡倩抗議。

  「呵呵!那我問一個正經點的問題:宇宙中誰跑得最快?」

  「這個簡單,光呀!光跑最快了!一秒鐘可以繞地球七圈半。」怡倩得意地回答。

  「沒錯!」我點點頭,忽然靈光一現,我接著問:「對了,那你知道地球的周長是多少嗎?」

  「地球的周長……好像是四萬公里吧?」

  「嗯,地球的周長在兩極方向是39942公里,在赤道則是40075公里。」我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不過這對現代人來說很簡單,只要查查百科全書就知道了!」

  「那你還問我?」怡倩納悶地問。

  「呵呵,我要考你的是:如果你是生活在兩千多年前的人,你要如何測量出地球的周長?」

  「啊?兩千多年前?……怎麼可能測得出來?」怡倩滿臉疑惑。

  「你說不可能?就有人測出來了唷!而且和現代測得的結果相差不遠呢!」我笑著說。

  「真的呀?是誰呀?怎麼測的?」怡倩急著想知道。

  「好!且聽我道來!」我故意搖頭晃腦,學說書先生的樣子。「西元前四世紀的時候,馬其頓王國的亞歷山大大帝為了炫燿國威,在北埃及的尼羅河口建造了一座雄偉的亞歷山大城。等到亞歷山大大帝去世後,馬其頓王國分裂了。西元前四世紀末的時候,埃及的托勒密王朝興起,國王托勒密一世大力經營亞歷山大城,並建有一座當時全世界資料最齊全的圖書館,因此各地傑出的文學家、科學家、知名學者全都聚集到這個城市。」

  「然後呢?」

  「到了西元前三世紀後半,我們的主角終於登場了,他就是當時的圖書館館長:埃拉托斯特尼。」

  「他到底怎麼測量的呀?」

  「不要那麼急嘛!」我笑著要怡倩稍安勿躁。「埃拉托斯特尼是另一位希臘大科學家阿基米德的好朋友,兩人常在一起天南地北地閒聊、討論學問,甚至找一些千奇百怪的問題來考對方。有一天,埃拉托斯特尼給阿基米德出了一道難題。」

  「什麼難題?」

  「就是我剛剛問你的呀:如何測量出地球的周長?」

  「那阿基米德怎麼說?」

  「阿基米德一時之間被考倒了,但是埃拉托斯特尼比他年輕十二歲,怎麼可以向小老弟認輸呢?所以就不動聲色,故意反問埃拉托斯特尼:『難道你知道?』」

  「呵呵,好賊喔!」怡倩俏皮地說。

  「埃拉托斯特尼當然是有備而來囉!立刻拿出一支筆直的竹竿,神秘兮兮地笑著說:『我只用這根竹竿,就測出來了!』」

  「啊?難道要用竹竿把地球量一圈?」怡倩驚訝地問。

  「呵呵,阿基米德也跟你發出了同樣的疑問喔。」我笑著說。

  「哎唷,你不要賣關子啦!快說!」怡倩催促我。

  「好啦!原來在亞歷山大城正南方約八百公里的尼羅河畔,有座城市叫做塞伊尼(現在叫做亞斯文),恰好位於北緯23.5度的北回歸線上,所以每年夏至的時候,太陽剛好就在這座城市的正上方,因此,立上竹竿是不會有任何影子的。」(圖一)我邊說邊在紙上畫著。「但是,亞歷山大城在北回歸線的北方,因此同樣在夏至當天立上竹竿,卻會有影子,也就是說陽光和竹竿之間有個夾角。」

  「嗯!」怡倩點點頭表示同意。

  「埃拉托斯特尼測出這個夾角大約是7.2度,圓周是360度,7.2度剛好是圓周的五十分之一。由於∠2等於∠1,所以地球的周長就等於亞歷山大城和塞伊尼之間距離的五十倍。(圖二)」

  「喔,我知道了!所以把八百公里乘以五十倍……哇!不就是四萬公里嗎?真的和實際的數據差不多耶!」怡倩算出了結果,感到相當驚訝。

  「是啊!你看,埃拉托斯特尼只利用了塞伊尼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上一根竹竿和簡單的幾何學,就測出了地球的周長,實在讓人不得不佩服呢!」

  「這傢伙的確很聰明嘛!」怡倩打趣說。

  「嗯!事實上,當時人們公認埃拉托斯特尼是一個罕見的天才,在各個領域都有重要的貢獻,可是卻又都不是最頂尖傑出的,所以送他一個外號『貝塔(β)』,意思是『第二的』。」

  「呵呵,不過能在各個領域都排第二,也相當不簡單呀!」

  「沒錯!尤其當埃拉托斯特尼去世一千八百年後,竟然還有人為了地球是圓的還是平的而爭論不休,就更顯出埃拉托斯特尼測量出地球的周長有多麼了不起了!」

  「嗯!」怡倩微笑地點點頭。

本單元內容出自時報出版之《誰的頭上亮了燈泡》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