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李奧納多‧達文西,公證人皮耶羅‧達文西(Piero da Vinci)的兒子。我出生在文西鎮附近只有幾戶人家的安琪亞諾村(Anchiano)。那天是1452年4月15日星期六,根據戴手錶的你們的說法,時間是二十二點三十分。但是根據爺爺安東尼歐(Antonio)的記載,是「夜裡第三時」。爺爺不管什麼事情都會記下來,那是他的工作:採了多少橄欖,榨出了多少橄欖油,打了多少小麥……還有我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我出生的地方,是我父親家族所擁有的一間不起眼的鄉間農舍。

  我媽媽叫卡特琳娜(Caterina),我記得她美麗又溫柔。但我父親沒有娶她。她是個農婦,而我父親是貴族,而且他的家族是文西鎮上的大戶人家。在家裡爺爺奶奶不太談這件事,因為我爸皮耶羅娶了翡冷翠一位公證人的女兒亞貝拉(Albiera)。

  至於我媽卡特琳娜則嫁給了一個名叫阿塔卡布里格(Attaccabrighe)的人,生了五個小孩,四女一男。她住在附近一個小鎮,房子好小、好小。自從我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之後,我只見過她一次,有好幾個小鬼巴在她身上。卡特琳娜對我微微一笑。

  我很喜歡跟爺爺奶奶住,不太需要上學,很自由。爺爺安東尼歐教我閱讀。我寫字用的是左手,因為我是左撇子。

  我常常一個人或跟叔叔法蘭契斯柯(Francesco)到森林裡打獵,叔叔會跟我說我們那一帶動物跟植物的神奇故事。跟著他,我學會了如何安全地渡河,穿越沼澤。我很喜歡水,但我也很尊敬它。我知道像亞諾河(Arno River)這麼平靜的河流生氣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我親眼看到河水沖走了一切,包括房子、人、牲畜。完全無法阻止它。我一輩子都記得那個景象。

  亞諾河是義大利第四長河流,約225公里,中世紀以來不時氾濫成災,達文西曾計畫為亞諾河進行改道工程卻未成功,最嚴重的一次大氾濫發生在1966年,水最高淹至6.7公尺。

  在達文西那個時代,少數普及的機器是磨坊。

  每個村落和城堡都有一間磨坊,蓋在最近的溪流旁。主要用來磨麥,把麥變成麵粉,還有就是壓橄欖,好榨取橄欖油。有些地區會用磨坊來造紙,或鍛造金屬。達文西一輩子都對水和機器很著迷。他發明的某些神奇裝置,直到今天才被具體實現。

  不過在他那個時代,以及之後的兩個世紀,除了人力和動物之外,水和風是唯一被運用的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