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自己的童心

分享

  收入這本書裡的一篇篇文章,來源是《國語日報》少年文藝版的一個專欄:「漫談兒童文學」。主編跟我約定,每篇的字數在一千二百字左右,隔周交稿一篇,內容沒有限制,只要談的是兒童文學。

  面對這樣寬鬆的邀稿,自己也應該有一些規畫。因為字數只有一千二百字,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拿小題目來寫,而且要寫得精簡而具體。書寫的內容,是世界各國的兒童文學名著,以及寫這些名著的作家,希望每一篇都能發現一些有趣的地方。

  許多世界兒童文學名著,我年輕的時候都曾讀過,許多作家的生平我也都瀏覽過,但是因為年代久遠,對一切的細節都已經模糊。為了寫得具體,不得不去搬書來查閱。為了寫一千二百字,我卻得去搬來幾公斤的書。在交稿的前夕,下筆書寫這個專欄的時候,我真正成為一個「埋頭」在書堆裡的半體力勞動者。

  寫這個專欄雖然很耗費體力,但是常常有一些有味的發現可以分享我的讀者,這是我感到安慰的地方。其中最大的一個發現,就是一些傑出的兒童文學作品的誕生,都跟「親情」有關。

  英國作家葛拉罕,他所寫的《柳林中的風聲》,最初的來源是他為獨生子編的床邊故事。受到兒子發亮的眼睛和嘻嘻笑聲的鼓勵,葛拉罕的故事越編越精采,而且似乎永遠也說不完。

  瑞典女作家林格倫,她寫的《長襪皮皮》情形也很相似。故事的來源也是林格倫為她的小女兒編的長篇故事。女兒的凝神靜聽和臉上的微笑,給了林格倫很大的鼓勵,趣味的點子越來越多,幽默感似乎永遠也用不完。

  「愛文學」的作家,如果天性中也「愛兒童」,兩種美質兼具於一身,就會成就一個一個的兒童文學作家。兒童文學作家為孩子寫詩或寫故事,因為彼此的互動,或者說,因為受到孩子的影響,作家的心靈就會達到一種跟孩子一樣純真的境界。這也就是說,作家往往會因為孩子的引領而找回自己的童心。

  一切的藝術都有它自己的美學,都有它所追求的美學價值。兒童文學所追求的美學價值就是「純真」:純真就是美,美就是純真。

  更巧的是,這本兒童文學論文集出版的前夕,國與日報的編輯群都想為它找一個書名。我前面的想法,得到大家的認同。於是「純真的境界」就成為這本書的書名了。這樣的書名,比起前面提到的專欄名稱「漫談兒童文學」,確實新鮮多了。

  本書的插圖,特別邀請兒童讀物插畫家許書寧繪製。她為這本書所畫的許多生動的剪影畫,使這本書增色不少。我在這裡真誠的向她表達我的感謝。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純真的境界》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