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找到自己的特質最重要

  在一場場自我追尋、自我定位的覺醒工作中,孩子需要的不是一句句粉飾太平的安慰之詞,而是一次次更加深刻體認到彼此天生的差異性,了解自己與別人擁有的特質,一樣難能可貴。


  住在樓下的芊芊上學期當選禮儀小天使,這學期當選模範生,從小看著她長大,我一點也不意外。

  三歲時,我摺襪子,她就自動跑過來,幫忙分類一雙雙的襪子,然後兩隻交疊、捲好,塞成一顆一顆球。我摺衣服,她也跑過來,一件件衣褲疊得整整齊齊。有時候玩得比較晚,乾脆就留她在我們家吃飯,每次她都吃得最快,除了桌子上一點菜渣外,地上找不到半粒掉落的飯粒。玩具玩好了,只要輕輕提醒一聲:「芊芊!記得收好喔!」她立刻收得整整齊齊,歸回原處。

  唯一要三催四請的是回家,獨生女的她,愛上我們家熱鬧的氣氛,只要一來就和三兄弟玩得流連忘返,奶奶一通電話接著一通催促,她還是依依不捨。

  優秀不一定是教出來的!

  芊芊來家裡玩,我從不覺得費事,她會自己上廁所、自己安靜吃飯、自己收拾碗筷,我根本不像是多帶了一個小孩,反而很感謝身邊多了一個小幫手,能夠帶動家裡這群懶男孩。因此,就連去天文館、科學館,我也常常主動邀請芊芊參加。

  自從上小學,芊芊的表現更為亮眼。聽奶奶說,每天早晨鬧鐘一響,她便自己起來梳洗、吃早餐,等到全部都準備好了才叫醒爸媽帶她上學。功課自己做,成績嚇嚇叫,即使每天被各種才藝課塞得滿滿,也能把生活、功課安排得井然有序,多學一種才藝就多了一個第一。我曾經問她,每天要上英文,又要學鋼琴、跳舞、珠心算,會不會覺得很累?芊芊回答:「不會,在家才無聊呢!」

  孟母三遷,擇鄰而處,我真慶幸孩子在學齡前有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鄰家好榜樣,讓他們近朱者赤,見賢思齊。然而,隨著孩子逐漸懂事,這個一百分的玩伴卻讓我和孩子發展出另一種複雜的心情。

  每次月考,翔翔總要面對芊芊一個又一個的一百分;舉凡象棋跳棋鬥智,芊芊總能把翔翔痛宰一頓;學期結束,芊芊總是得到一大落的獎狀,令人羨慕又眼紅……先不提才上小學的翔翔要如何面對同儕之間的壓力,連我這個在一旁觀看的媽,都難以閃開撲面而來的壓力了。

  如果那本暢銷書《優秀是教出來的》句句確鑿,那麼我一定要用芊芊做為反例:世界上就是有人的優秀根本不需要教呀!

  芊芊是個讓人夢寐以求的孩子,找不出有什麼需要大人操心的地方,而我家的每個男孩卻要花費數十倍於芊芊的力氣,表現才算差強人意。我真想保留一個好玩伴帶來的正面影響,卻愈來愈不敢逼視它帶來的殺傷力。當我發現兩人之間日漸而起的微妙變化,便不停在放手與插手間掙扎。

  孩子需要的是定位,不是安慰!

  看到翔翔與玩伴們進入小學之後面臨的競爭態勢,不免覺得殘酷。然而,這是好朋友之間不得不修習的難題,不論強者、弱者都要小心翼翼不斷修正自己,才能確保這份珍貴友誼不會變質。

  其實我覺得翔翔很幸運,他的人生很早就有機會能夠領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現實,所以可以拉長時間慢慢微調,找出適切的反應模式,尋找自己的精確定位。我則從小一路平順,總自以為天,從不知道要踏出自己狹隘的高塔。長大之後發現一山還比一山高,應該要回到平地重新出發時,才驚覺已經失去從高處跳下的勇氣。當夢幻的泡泡破滅,還來不及想清楚該如何應對,就已一蹶不振。

  我的信心竟然比不上年幼的孩子,一波波現實的衝擊讓我忍不住想插手,為鞏固孩子的自我形象而採取行動,此時才發現翔翔自己在「友情與競爭」危險平衡的操練下,早已悄悄進行一場真實而深刻的「自我解析」功課。

  才八、九年的時間,小小年紀的他便用孩子的話道出難得的見解:

  「媽媽,我跟妳說,我不是芊芊那一型的,什麼禮儀小天使,模範生我都當不了,我真的沒辦法每天都那麼守規矩又聽話。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是才華型的,可以做很多很有趣、很好玩的東西,這樣自自由由的比較適合我,而且芊芊也覺得我的點子比較多,所以才喜歡跟我玩!」

  一開始我以為翔翔不過試圖在夾縫中求得一席生存之地罷了,不過隨著他日漸長大,發現他想得到的位置絕對不僅僅是一道夾縫而已,而是一處寬闊平整、可以立正站好的立基處,並且可以永遠成為自己堅固的地盤。

  在一場場自我追尋、自我定位的覺醒工作中,翔翔需要的不是我一句又一句粉飾太平的安慰之詞,而是自己開闢出更為正確的方向面對一路玩到大的優秀好友們,重點不在凸顯彼此能力的落差,而是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刻體認到彼此天生的差異性,自己擁有的特質與別人擁有的特質,一樣難能可貴,一樣難分軒輊!


本單元內容出自野人出版之《幸福教養》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