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在夏天發生的,那時我已經當了十個月的計程車司機,習慣了工作流程,開始有心情關心乘客。

  那天原本應該和平常沒有兩樣的。

  平常白天時,我都會在秋田市北部的秋田公會綜合醫院(我們稱為「公會醫院」)的計程車招呼站等客人,而在太陽下山後移到稱為「川反」的當地鬧區。那邊是居酒屋、小酒吧、酒館櫛比鱗次的飲酒街,連三更半夜也很熱鬧。我們會在那裡等候錯過最後一班電車的人、或是剛下班的酒店小姐,在那一帶巡繞到隔天清晨。

  那是晚上七點剛過的時候。

  一名年輕女性在川反的外圍搭上車。她是個年約二十幾歲的女生,由於報出目的地時的聲音實在太沒有生氣了,我不禁透過後照鏡瞄了她一眼。她的表情非常陰鬱,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哭出來。我也有女兒,所以有點擔心。

  「小姐,你還好嗎?怎麼了?」

  平常為了不侵犯乘客的隱私,我向來都不隨便搭訕,但因為有點替她擔心,就開口問了。

  那女生遲疑了一會兒,才落寞地回答:「我和男朋友吵架了。」

  她只說了這句話就不再作聲。我想她應該是相當難過,卻一時想不出來要如何安慰她。對於年輕女生的戀愛,歐吉桑能提供什麼建議呢?

  這時我忽然靈機一動,想起當天下午找到的四葉酢漿草。

  計程車司機是一種經常在等候的行業。那天在枯等客人時,有個同仁一時興起,開始尋找四葉酢漿草。公會醫院有一片草坪,那裡長了許多酢漿草。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找過四葉酢漿草,但那時為了消磨時間,就跟著一起尋覓。在炎熱的大太陽下,四、五個歐吉桑滿頭大汗趴在地上的模樣,光是在腦海裡想像就夠滑稽的,但我這個人做什麼事都很起勁,很快就心無旁鶩地找了起來。

  沒有多久,我就看到眼前不就是一棵四葉酢漿草嗎?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找到,旁邊的人都說:「今井,你今天一定會載到很多客人,一定會走好運。」我也沒當一回事,就把四葉酢漿草夾進筆記本裡。

  「小姐,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收下這片四葉酢漿草?聽說拿著它就會得到好運,也許會有好事發生也說不定。」

  我趁著停下來等紅燈時,把酢漿草拿給她。她一看到,之前黯淡的表情立即燦亮起來。她凝視著手上的酢漿草,對我說:「我覺得也許可以和他重新開始。謝謝你。」

  她嫣然一笑,下車離去。看著她的背影,我感覺心情也輕鬆不少。

  如果是在昨天或前天找到酢漿草,我應該連想都不會想到要送給客人。在那之前,四葉酢漿草對我來說就是這麼不關痛癢。

  是,我感覺是四葉酢漿草讓我碰到那位小姐。她的笑容深深烙在我的心裡,促成了我與四葉酢漿草幸運的邂逅。

 

本單元內容出自晨星出版社之《送你好運的禮物》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