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我記住

分享到Facebook

  星期二下午的體育課,天氣好得不得了,太陽很大很大,溫度很高很高,如果阿婆拿冰棒來賣的話,我猜,我一口氣可以吃下三枝。
從小到大 矮是我最大困擾

  這麼熱的天氣,我旁邊有個人很煩。

  那是陳學高,整節課嘻皮笑臉的,不──正──經!

  體育老師硬把我們分在同一組,還說:「你們兩個身材一樣高,配在一起就像金童玉女,『嘟嘟好』!」

  我習慣了,不管哪一科哪一位老師,每次想找人示範,都從班上最矮的兩個人開始找,包括現在玩兩人三腳。

  「你正經點,行嗎?要是輸給陳婷婷那一組,你就給我記住!」我沒好氣的說。

  陳學高比手畫腳的說:「安啦!安啦!本大師出馬,打遍天下無敵手,不對,是『跑』遍天下無敵手。」

  「哼!」我朝他吐了吐舌頭,「你認真一點就對啦!」

  另一邊,陳婷婷和杜子高搭著肩練習,她還回頭看了我一眼。示威呀?我不甘示弱,推了陳學高一把,說:「開始練習!」

  「你不要打我啦!」陳學高有點不高興。

  我又推了他一下,說:「我是提醒你。」

  「喂!你這個矮冬瓜,不──要──打──我!」

  我氣死了,對他大聲說:「你……你這隻矮猴子!」

  「再矮,也比你高零點一公分。矮冬瓜,哼!」陳學高瞪著我。

  我被他瞪得……啞口無言。這就是老天爺不公平的地方,跑不過別人,我再練習;功課不如別人,我會認真。身高呢?認真一點,能長高嗎?

  從小到大,別人對我的讚美都是:「妹妹,你好可愛呵!是小班嗎?」

  聽到這種讚美,小時候覺得沒什麼,還會得意的搖搖頭。

  對方總是會很有興趣的猜:「中班對不對?」  

  我繼續搖頭。

  「大班?」

  我無奈的搖頭。

  「那,那是一年級?」猜得阿姨尷尬了。

  「三年級了!」我再不說,她們還要再錯好幾次。

  現在,如果遇到別人問,我都是直接回答:「五年級了。」

  「五年級還長這麼……」對方喃喃自語。

  「矮!」我自己說。氣急敗壞 拿起運動鞋就丟

  為了洗刷矮冬瓜的恥辱,今年暑假,我天天跳繩,光繩子就跳斷三根。

  開學後,護士阿姨一量身高,!我足足長高了兩公分,一二九點五公分,離一三○只差零點五公分了。

  我滿懷希望的看著大家,老天爺這會兒卻又變得很公平。我長高,其他人也都悄悄長高了。更別提長腿妹妹陳婷婷,誰要人家的名字取得好,每個老師都說她長得亭亭玉立,和名字一模一樣。我的好朋友宋莉莉,竟然偷偷長高五公分,從第一排直接跳到第二排。真不公平,我們從幼稚園就坐在一塊兒,這學期她卻坐到後面去。而,那個看起來永遠長不高的陳學高,就因此坐到我旁邊。

  「多多指教,我叫陳學高,比你高零點一公分。哈哈哈!」

  「只有零點一公分,有什麼了不起?」

  「有哇!多了這零點一公分,我才不用當全班最矮的人哪!」他更得意了,「所以我叫陳學高嘛!」

  氣死人了!氣死人了!我瞪他,他不理我。就在我氣得想再推他一把時,體育老師的哨子響了。兩人三腳大賽開始,我雖然矮,速度卻很快,當然,更不想輸給陳婷婷。

  我邁開大步往前走。可是腳才跨出去,我另一隻腳也自動抬高,是陳學高,他大概忘了我們的腳綁在一起。結果,我就這樣騰空向後一倒。

  我嚇得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還沒叫完,陳學高也跟著跌下來,重重壓著我。

  「啊──」我慘叫的分貝再加三級。

  「有沒有怎樣?有沒有怎樣?」體育老師問。

  「哦!男生愛女生。」其他同學在一旁大笑。

  我急忙把陳學高推開說:「誰喜歡這隻矮猴子!」

  陳學高跳起來說:「哼!全天下都沒女生了,我也不會喜歡她!」

  剩下的時間,我們互相仇視,別說兩人三腳不會贏;排隊時,還互相出腳想要絆倒對方,反正他就站在我旁邊,陷害起來很方便。

  杜子高樂得在旁邊拍手說:「這叫作不打不相識,又叫作打是情罵是愛,小倆口嘛!總是愛上……我的媽呀!」

  他一路慘叫,在教室亂竄,後頭跟著一個光頭小男生,那是陳學高;另一邊披頭散髮的小女生,手裡抓著鞋想丟人的是我。

  「恩將仇報,小夫妻合力謀殺媒人哪!」

  杜子高越說越不像話,但是他每說一句,教室裡就響起一陣喝采。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在滿場的歡呼聲中,手裡的運動鞋就這樣丟了出去。鞋子穿過人群,眼看就要打中杜子高,他頭一低,布鞋飛過他的頭,半空被一隻纖纖玉手接住。

  「嗯!李書梅,你和陳學高過來。」阿珍老師面帶殺氣,教室裡的氣壓,剎那間變得比颱風來之前還低。

  阿珍老師長得高,接下來的畫面,你可以想像,一個白雪公主般的老師,對著兩個小矮人說教……總而言之,我和陳學高得先幫全班掃地、拖地,順便倒垃圾。

  被處罰,我沒話講,但是要跟陳學高一起……天哪!

  「你們也可以選擇天天一起掃地、拖地和倒垃圾。」白雪公主的話冷冷的,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晚風輕吹,天氣微涼,別人下課在玩,我跟他……唉!

  「陳學高,垃圾桶你自己拿。」倒完垃圾,我立刻想衝回教室。

  上課鐘聲正好響起來,走廊上全部都是學生,大家都急著想跑回教室。我加快腳步,不想留下跟陳學高一起抬垃圾桶進教室的畫面。

  學校當然有規定,不要在走廊奔跑,可是我還是忍不住想要跑,而且跑得越來越快。

  就那麼剛好,在樓梯轉角,我的前腳跨出去,另一邊轉過一群人來。

  「咚!」我的頭不偏不倚,撞上不知道誰的肚子。

  「你走路不長眼睛啊!」對方凶巴巴的,他背後那群人,每一個都比我高出一個頭以上。

  我後退一步說:「我……你自己也沒注意看哪!」

  「你撞到人還凶巴巴的?」

  我再後退一步,姑娘不吃眼前虧,對不起正要脫口而出時,我眼睛瞄到他胸前名牌:九五一二六。

  「九五」,我是「九三」,那……

  「你們是三年級的學生?」

  「怎樣?」

  「我是五年級的學姐!」我挺起胸膛說。

  「好好笑呵!五年級怎麼可能這麼矮?」他們幾個圍過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你騙人!」最胖的那個,還掄起拳頭,他想打我?

  「男生打女生……」我嚇得大叫,兩手緊緊摀住眼睛。透過指間縫隙,黑影一閃而過,有人拉著我,強行穿過他們。

  我回頭才看清楚,那個黑影其實是垃圾桶,桶子罩住小胖子的頭,他在裡頭哇哇大叫,聲音悶悶的,也不知道是在哭還是在笑。

  「跑快一點!」

  拉著我跑的是陳學高!

  在金色陽光中,有那麼一下下,我的腦海裡閃過這麼一絲幸福的感覺:英雄救美,雖然英雄不高。

  經過一間間的教室,跑過一個個指指點點的人,我的秀髮飄飄,衣服飄飄,這是幸福嗎?

  幸福來得快,去得也急。

  我們進教室不久,阿珍老師怒氣沖沖帶了一群三年級的小孩進來。

  「老師,是他們啦!他們大欺小啦!」小胖子一手拿著我們班的垃圾桶,一手指著我和陳學高,哭得唏哩嘩啦,他的頭上,還留有不少果皮殘渣。

  我……我也很生氣呀!都怪陳學高。

  陳學高,你給我記住──你怎麼笨到拿上面寫有五年愛班的垃圾桶去打人嘛!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小女生 Everyday》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