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奇奇的國際媒體訪談

  八歲的華裔神童鄒奇奇,目前已是享譽國際的人物,不僅被國際間各大報紙和雜誌爭相報導,更接受過許多著名的電視新聞節目訪問如:ABC的「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歐普拉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等。此外,在ABC「早安美國」一個小時的現場直播節目中,奇奇展現了令人讚嘆的創作力,用電腦寫出上萬字的文章,被主持人Diane Sawyer譽為「美國文壇小巨人」。

  想看看奇奇和國際媒體的精采對話嗎?本篇文章內容取自以下媒體:〈多維新聞網〉、美國《世界日報》、加拿大《明報》雜誌、新加坡《亞洲》雜誌。

★關於我

Q:妳會怎麼形容自己呢?

  外在:矮小、邋遢、愛講話。

  內在:深思、有創意、積極、關懷,充滿愛心。

Q:妳在哪裡上學?

  我的學校叫做「學習種子學苑」,它是個小小的學習環境。我們所上的課程,並不受年齡限制。我的媽媽與老師設計適合我們需求的課程。我們常常學習相當進階又有趣的主題。我們藉由設計一場模擬的審判,來學習美國的司法體系;藉由演出一場模仿的革命,來學習政治理論。我們從老師那裡得到許多個別的指導。

Q:妳現在幾年級?妳會比其他同年齡的小孩提前上大學嗎?妳希望主修什麼呢?

  在學校,我寫的是四年級及五年級的數學與科學作業,但我的寫作、歷史、地理的程度要高得多了。我大概會提前修歷史與文學課程,不過或許我會等到正常讀大學的年紀,才會去上真正的大學課程。我希望主修歷史與文學。

Q:妳曾經做過智力測驗嗎?

  沒有,我從來沒有做過智力測驗。我不認為智力測驗分數的高低有那麼重要,或是與一個人的成功和快樂有關聯。

Q:妳究竟玩不玩耍呢?有時間玩嗎?妳都和誰玩一起呢?妳都玩什麼呢?

  我玩得相當多喔——跟我的姊姊與同學玩,有時候甚至跟我的父母玩!有時候我們會玩紙板遊戲(譯按:「棋盤遊戲」,指跳棋、國際象棋等;「硬紙板遊戲」,如大富翁等)和跳舞,不過我們通常運用自己的想像力設計遊戲。那相當有趣呢!

Q:妳認為自己錯過一個「正常」的童年嗎?

  如果正常的童年是指吵鬧、亢奮、不用大腦、一天玩十小時的電動遊戲、看一大堆無聊的電視卡通,那麼,是的,謝天謝地,我沒有一個正常的童年。我不會過度亢奮或吵鬧,我不會看一大堆電視或玩那麼多的電動遊戲,而且我不會感到遺憾。我可以自由地參與任何一般小孩會參加的活動,我有機會享受與各式各樣人們互動的樂趣。

Q:妳認為玩電動遊戲與看電視是毫無樂趣、浪費時間的嗎?

  我不認為看電視是浪費時間,因為電視上有許多具有教育意義和有趣的節目,不過我沒有看很多電視,也不太玩電動遊戲,或是根本就不玩。我覺得現在的小孩太沉迷於電動遊戲與電視,我想要鼓舞更多小孩去閱讀和寫作。不過看電視與玩電動遊戲也不是真的那麼糟,只不過它們有時候不涉及任何學習的體驗。

Q:妳最喜歡的食物是什麼?

  我最喜歡的一般食物可能是烏龍麵或乳酪比薩,餃子也算吧。但是,我最喜歡的食物種類絕對是甜點,像冰淇淋、蛋糕或是黑巧克力。

Q:妳的父母對妳的看法為何?他們把妳當特別人物看待嗎?或只是把妳當成普通的小孩?

  他們都非常以我們為榮。他們總是給我們零用錢,讓我們購買具有教育意義和啟發性,能幫助我們寫作與學習的書籍。除了在公眾場合外,我都被當作一般的普通小孩對待;當我在做演說報告時,我被當成專業人士。

Q:妳至今已經寫了多少短篇故事呢?其中有顯著的主題嗎?

  我已經寫了超過三百篇的故事(編註:至二○○五年為止)。我的主題隨著故事改變;我對堅強的女英雄冒險故事特別有興趣,也由於我對歷史的熱愛,我的許多冒險及奇幻故事,都有紮實的歷史背景。

Q:妳自認為最偉大的成就是什麼?

  我的書能在不同的國家出版,是我很大的成就。出書也給了我舞台,讓我做其他的工作,推動閱讀與寫作,並試著使人們思考和談論教育的問題。

Q:在做自己最熱愛的事時,妳所面臨的挑戰為何?

  有時候我覺得我的故事,有某些部分跟其他部分連接得不太合理、不太通順,有時候我還在寫一個舊故事時,就有了新故事的點子,導致我放棄了原先正在寫的故事。我靠自己的嘗試和家人們的鼓勵,克服了這些問題。

Q:妳長大後想做什麼?

  人生是難以預料的。你可以擬定某種計畫,但那也只是個計畫而已。在我的人生中,我有許多想做的事。好玩的是,我覺得不必等到我「長大」。「長大」這整個概念有些奇怪。人們說的「長大」是什麼意思呢?人們假定沒長大之前,你就什麼都不是。我在八歲時就是位真正的作家了。我會繼續去發現、發展自己的才能與技巧,並從事任何可以加強學習與經驗的職業。


★靈感的來源

Q:妳至今已經讀了多少本書?妳會買書,或是用借的呢?

  根據我的保守估計,我已經讀超過兩千本書。我買了很多書,也從圖書館借大量的書。我想我們是瑞德蒙圖書館(Redmond Library)最頻繁的訪客了。爸爸媽媽也非常支持我們買書。我買過許多書,我很珍惜它們,並會一再重讀。

Q:妳說研讀歷史是妳的靈感來源。如果妳可以活在任何一個歷史年代,妳會選擇哪個時代?為什麼?

  我會想要活在二十世紀早期及中葉。那時有太多希望能改變世界的運動與人們,我認為那是最有趣的地方,值得拜訪。我能夠認識那些發明家,了解那些影響世界的發現,認識當時的生活情形是怎麼樣的……。


★在鎂光燈下

Q:當人們稱呼妳為「小小文學巨人」時,妳的想法為何?妳認為自己是個明星嗎?

  我無法控制別人如何觀察我和評價我。雖然被別人正面看待是很好,但我不認為自己是明星。

Q:當妳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印在自己出版的第一本書上時,妳有什麼感覺?

  我的感覺非常不真實。簡直好得不像真的,好像鄒奇奇不是我。感覺好像這不是我的名字,好像這個名字是某個陌生女孩的外國稱呼,好像那不是我像兔寶寶的露齒笑容出現在書的封面上,好像那不是我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

Q:妳認為其他小孩羨慕或嫉妒妳嗎?妳收到過憤恨與惡劣的信件嗎?

  沒有,在和我談過話的小孩中,我從來沒有覺察到任何嫉妒與羨慕的情緒。我收到的電子郵件內容,總是對我非常支持,給我鼓勵,欣賞我。我至今還未收到任何使人不愉快的電子郵件,我希望將來也不會收到。

Q:妳是否已經厭煩必須向大眾證明自己,因為人們都如此懷疑妳的才能?

  事實上,這是很好的挑戰,因為我很少有機會需要去證明些什麼!我想要真的證明自己,這使我覺得自己像真正的專業人士,我覺得我不只是向他們證明——我也是向自己證明。


★工作中的作家

Q:妳第一次開始寫作是幾歲的時候?

  我在四歲時開始用手寫來創作。不過,在我六歲時,我得到一台二手的戴爾筆記型電腦,於是我開始試驗各種鍵盤鍵,創作出我的第一個短篇故事。

Q:妳對閱讀詩與寫詩的興趣是如何產生的?

  我一向喜愛閱讀,甚至在我開始寫作之前,因為在我還只有一、兩歲大的時候,爸爸就唸各式各樣的書給我聽,包括給大人看的書(爸爸喜歡選他自己喜歡的書唸給我們聽)。我對詩的興趣真的是很自然就產生了,或許是因為我讀過不少詩,我也喜歡文字押韻的樂趣。那也是當我要說服媽媽,我想買一本我最喜歡的詩人作家——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的詩集時,對她許下的一個「承諾」。原本的約定是一天寫一首詩。有時候我沒有一天寫一首,但是在其他天我會寫四首,所以我就可以大致彌補沒寫詩的那幾天。

Q:妳也做編輯校對的工作,甚至還幫母親做?妳是如何開始的呢?

  我一開始是觀察到媽媽的業務及私人電子郵件有些小錯誤,於是媽媽她就開始要我幫她校對。

Q:妳對有抱負的年輕作者有任何建議嗎?

  我會說盡可能地發揮創意,讓你的想法源源流出!!!不要因為害怕自己不夠好,而阻擋了你寫作。絕對不要困住你腦中的思緒;不要害怕拼錯字或文法有誤。所有的事都可以改變、改正與改進,只要你寫下可以去努力修正改進的東西。每天閱讀,每天寫作。我們每天進食以維持生命,我們也需要每天閱讀及寫作來滋養我們的腦袋瓜。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智庫文化出版之《飛舞的手指-八歲華裔神童鄒奇奇》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