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戲第一小生 楊麗花
分享到Facebook

文/岑澎維 圖/沙奇

  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楊麗花就是母親最忠實的觀眾;她看著母親唱戲的身影,聽著母親優美的聲音,一顆小小的歌仔戲種子在她心裡發芽……

  戲臺上,薛平貴騎著紅鬃烈馬,正在回鄉的路上,他要與闊別十八年的妻子王寶釧見面。十八年,十八年,這一路馬不停蹄的回鄉之路,為何比十八年還要漫長啊!

  「薛平貴,打馬走三關,趕回長安見寶釧。」他快馬加鞭來到玉門關前。

  「我終於回到玉門關了!」那又驚又喜又感嘆的神情,把薛平貴內心的激動全寫在臉上了。

  反串薛平貴的小生,正是這一個戲團的臺柱,藝名「筱長守」。她的唱腔一開,就能讓人聲鼎沸的戲臺下一片靜寂;她反串小生的扮相,讓人為她放下工作,走遠路來坐在臺下欣賞。

  沒有人知道,這時候她額頭上的汗珠,不是因為一路奔波著回中原,也不是因為戲臺上悶熱的空氣,或一身密不透氣的戲服。只有她知道,她肚子裡的胎兒必須快要落地了。

  戲還沒唱完,她忍耐。

  薛平貴終於回到故鄉,見到苦守寒窯的妻子王寶釧。重逢的悲喜、再見的感動,讓臺下的觀眾看得如痴如醉,有的還輕輕擦著眼淚。

  這一折騰,又是半個小時過去。

  「孩子啊,你別這麼快出來。」陣陣疼痛中,本名「楊好」的筱長守,用母親的溫柔安撫肚子裡的孩子。為了生活,即使懷著身孕,她仍然要上場表演,戲劇人生就是這樣,有演出才有收入。

  圓滿的大結局來臨了,臺下觀眾的淚水和笑聲一起湧出。

  「再忍耐一下。」

  熱烈的掌聲中,筱長守退到後臺,戲團裡的人一看,不得了!立刻去請產婆。

  產婆還沒來,楊好肚子裡的小女娃聽夠了歌仔戲的劇情與節奏,她知道,該她登場了。

  她用中氣十足的聲音向整個戲團宣告:「哇——我來啦!」

  這個小女娃不是別人,正是後來揚名海內外的歌仔戲第一小生「楊麗花」,出生的地點是現在的高雄楠梓。

  來自宜蘭員山鄉的楊麗花的父母,因為表演,居住的地方經常變動,一直沒有時間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所以楊麗花和哥哥都登記母親的姓。

  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楊麗花就是母親最忠實的觀眾;她看著母親唱戲的身影,聽著母親優美的聲音,一顆小小的歌仔戲種子在她心裡發芽。

  三歲那年,戲團在南部的一個鄉鎮演出。這個小戲迷像過去一樣,在臺下忘情的看媽媽演出。

  散場的時候,小戲迷竟然跟著人群走出戲院,完全忘了該走回後臺,迷迷糊糊越走越遠,最後走到了什麼地方,自己都不清楚。

  當她發現不對勁,在路邊哇哇大哭時,一個好心的老先生過來安慰她。小女孩說不出自己住在哪裡,老先生也不知道該把她送到什麼地方,便把她帶回家照顧。

  這一頭的爸爸媽媽急著到處找尋,卻一點消息也沒有。演戲為生的他們必須跟著戲團走,沒有辦法在這裡多停留。

  幾個月過去了,帶走楊麗花的老先生把她照顧得很好。每當老先生呼喊孫子「阿洛——」的時候,那慈祥的聲音,讓楊麗花覺得就是在叫她,總是第一個跑到老先生面前。

  就這樣,楊麗花有了新的名字——「阿洛」。

  王老先生極疼愛楊麗花,當聽說有個歌仔戲團來到附近演出時,王老先生便帶她一起去看戲。

  這一看不得了,還沒有坐定位置,小小楊麗花立刻飛奔到後臺去,這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啊!

  後臺的團員看到這個從天而降的小女孩,失聲大叫:「這不是麗花嗎?」

  剛從臺前退回來的楊好,看到女兒出現在眼前,一時悲喜交織,眼淚奪眶而出,她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除了感謝老天爺,父母更感謝王老先生。戲團裡的團員也從那天開始都叫她「阿洛」,為這段奇妙的際遇留下了紀念。

  一直到現在,「阿洛」這個名字仍然跟隨著楊麗花。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感謝有你 民國百年人物故事》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