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頭走到西頭,從一號數到一百二十三號;再從西頭走到東頭,從一百二十三號數回來,你會發現,無論是高房子還是矮房子,圓頂房子還是尖頂房子,沒有一棟房子不屬於浣熊。原來,這是浣熊街,完完全全屬於浣熊的街。

  在浣熊街,黑色的馬路上刷著白色的斑馬線;黑色的燈杆撐著白色的路燈;黑色的屋頂擱在白色的粉牆上;蛋糕店裏擺滿了各種黑白條紋的蛋糕;飲料店裏賣的是黑的咖啡、白的牛奶、一層黑一層白的雞尾酒;廚具店裏擺著黑色的鍋、白色的湯勺、黑白相間的筷子;浣熊小姐頭上戴著黑白斑點的蝴蝶結;浣熊太太背著黑白線條的包;浣熊先生系著黑白格子的領帶……

  呃,你不知道那種感覺有多棒!如果你恰巧是一隻浣熊的話。生活在浣熊街的每一隻浣熊,都為擁有一條獨特而純粹的浣熊街而自豪,除了……浣熊阿喜!

  阿喜跟爺爺一起,住在浣熊街一百一十一號。

  跟別的浣熊不同的是,他喜歡七彩斑斕的顏色。

  在浣熊街,彩色是被禁止的。浣熊街其實是浣熊鎮唯一的一條街,自古以來,浣熊鎮就有法律規定:

  為了保證浣熊鎮血統的純正,每一隻浣熊,不得喜歡及使用紅色、橙色、黃色、綠色、藍色、紫色以及一切除開黑與白的所有顏色!

  阿喜小時候,有一次問爺爺:

  「爺爺,天空真好看,它是什麼顏色的呢?」

  爺爺趕緊捂住他的嘴巴,低聲說道:

  「我的小祖宗,別那麼大聲好不好?在我們這裡,談論跟黑白無關的顏色是觸犯法律的。」

  接著,他鬆開手,用更低的聲音告訴阿喜:

  「教科書上說,那是一種令人討厭的顏色。不過,你奶奶和我,認為那是一種讓人寧靜、給人愉悅的藍色。」

  阿喜對顏色入了迷,他常常拉著爺爺,跑到郊外,然後低聲問爺爺:

  「爺爺,這閃閃發亮的樹葉是什麼顏色?這香得醉人的花朵是什麼顏色?這叫聲迷人的鳥兒是什麼顏色?……」

  阿喜認得了世界上許許多多的顏色,因為他有個好爺爺。

  如果在夏日裏運氣夠好,天空中出現彩虹的時候,阿喜就會趴在窗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彩虹看,嘴裏喃喃自語:

  「紅、橙、黃、綠、青、藍、紫……多美,噢,多美!」

  黑白之外的所有顏色,深深地吸引著浣熊阿喜。

  所以,當浣熊爺爺將浣熊街一百一十一號,作為遺產留給阿喜時,阿喜想也沒想,就背起黑白兩色的背包(裡面放些簡單的日用品、他和爺爺的黑白照片),大步走出了浣熊街。

  爺爺曾經是阿喜在浣熊街裡唯一的紅色,令人溫暖的紅色。

  如今,爺爺不在了,沒什麼值得留戀的。

  喜歡彩色的浣熊阿喜,要去追尋七彩的世界、七彩的生活了。

  不過,當浣熊阿喜走出浣熊鎮時,他突然決定,要跟浣熊鎮那古老的法律,及所有居住在鎮上的居民,開個小小的玩笑。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住在浣熊街一百一十二號的浣熊阿哈太太,推開窗,立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一百一十一號的視窗,竟然飛出了許多又大、又圓、又亮的泡泡!

  問題嚴重的是,泡泡是彩色的!

  「不得了了!出大事了!」阿哈太太驚慌失措,連黑白木梳都忘記從頭上取下來。忘了說一句,阿哈太太每天清晨都會推開窗,坐在窗口梳頭。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浣熊街11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