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別走,」我哀求。「別留下我一個人。」

  他拍拍我的手,臉上的微笑消失。「那似乎是我的宿命──也是你的,艾佛瑞。」

  他轉身走向門口,我跳起來跟了過去。

  「一定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我說。「帶我去吧!我可以幫忙。聖劍是在我手裡遺失的,我應該幫忙把它找回來。」

  我以為他會說些類似「我想你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的話,他卻靠過來,輕聲說:「禱告吧!」

  他走進走廊,我在他身後喊,「還有一個問題,山姆森先生!為什麼他不連我一起殺了?」

  他停步,轉向我,臉上仍是那個悲傷的笑。

  「我想有兩個理由:第一,殺了你舅舅卻讓你活著,這樣比較殘酷。第二,盜亦有道,在小偷界也是有榮譽的。」

  他消失在樓梯間,身後跟著兩位代表。他的話裡,再沒有比叫我小偷更令我難過的了,我不認為他是有意的。讓我難過是他最不放在心上的事。

  法瑞勒舅舅死了,我現在成為受監護的未成年人。一對姓塔特,名叫賀瑞斯與佩蒂的夫妻自願收留我,使我被人領養的低微可能性繼續往後延。

  塔特一家住在靠近納克斯維爾北方的一棟小屋,另有五位領養兒童也都擠在那棟小屋裡。我從沒見過賀瑞斯‧塔特去上班,又知道他們從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給每一位領養兒童的各式各樣的支票上收到不少錢,因此我想我們就是他賴以維生的工具。

  身材矮胖的賀瑞斯‧塔特總愛批評我的身材,尤其是我的頭。我想我是嚇到他了,不然就是他對我龐大的身材心懷怨恨,因為他自己實在矮得不得了。他太太佩蒂跟他一樣矮胖,也有顆圓錐型的頭。他們讓我想到烏龜,就跟他們的名字塔特一樣。或許人的長相會越來越像他們名字,就如有些人跟他們的狗也越來越像那樣。

  我跟其他兩個領養兒童共用一個房間。剛到的那天晚上,他們之中年紀較大的還威脅說要在我睡覺時把我宰了,當時我超極鬱悶,就告訴他我無所謂。

  平常我在學校裡就已經不太能專心了,在親眼看到舅舅被殺,又知道這世界即將告終之後,更不可能專心,尤其在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之後,想專心更是門兒都沒有。

  每兩個禮拜,我仍然會跟亞美‧普查德碰面。她問我為什麼前兩個禮拜都沒去學校,我告訴了她。

  「我舅舅被人謀殺了。」

  「天啊!」她驚訝地喊。「是誰殺的?」

  我想了想該怎麼回答。「邪惡的代表。」

  「所以他已經被抓了?」

  「他們還在想辦法。」

  「對了,你媽不是也死了嗎?」

  「她死於癌症。」

  「你一定是地球上最不幸的人,」她說,然後迅速退開一點,可能連自己都沒察覺。

  「我是說,先是你媽,然後是你舅舅,還有你對巴瑞做的事等等。」

  「我一直想告訴自己,那一切都與我無關,我過得很好什麼的,」我說。「可是這麼做已經越來越困難了。」

  我是法瑞勒舅舅唯一的繼承人,所以我得到他的所有財產,我只留下他的電視和錄放影機,並安裝在自己房裡。我沒拿到的東西最主要是那五十萬美元。我不記得莫加爾特走的時候帶走了那個棕色皮袋,但它卻不在法瑞勒舅舅藏錢的床下。大概是因為我沒說,警察也沒找到那筆錢。那筆現金會很難解釋,而且很可能會讓我惹上比現在更多的麻煩,現在我開始希望那筆錢還在。果真如此的話,我就會帶著錢逃跑。我不知道要跑到哪裡去,但無論到哪裡似乎都比跟塔特夫婦和他們收留的那幾個少年犯同住要好得多。

  接著幾天,我都把賀瑞斯的報紙帶到學校,我沒唸書,卻把那份報紙從頭到尾讀了一遍,尋找任何可能給我線索的蛛絲馬跡,讓我知道山姆森先生的那場探索究竟怎麼樣了。我不知道在一個無可想像的殘暴與恐怖世界裡,擁有十億美元有什麼好,但像莫加爾特那樣的人,他的想像力跟我的絕對大不相同。舉例來說,如果我是莫加爾特,就無論如何也不會僱用法瑞勒舅舅那樣的人,去偷一個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武器。

  我想念法瑞勒舅舅,想念那間小公寓與冷凍晚餐,想念他舔溼嘴唇的模樣,甚至所有他對如何在世上出人頭地的說教。他只是想幫助我,想讓我知道我不必變得像他一樣。我突然發覺他很愛我,而我是他唯一的親人。

  為了讓自己想點別的,我從圖書館借了一本名為《舉世獨一之王》的書,描述亞瑟王與圓桌武士。這本書我無法看完,於是就借了《石中劍》那部老片,裡面有一堆我從沒聽說過的英國演員。

  亞瑟這小孩其實有點蠢,他是哥哥費伊的隨扈,負責幫費伊提劍到處走,替費伊照料馬匹與盔甲,比較像哥哥的僕人,甚至連騎士都稱不上。沒有人相信亞瑟這小孩真能拔出石中劍,直到他拔出劍後告訴他們:「如果你們願當騎士追隨國王,那就隨我來吧!」

  然後他成為國王,建造了卡梅洛特,將所有的騎士集合到圓桌旁。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他最出色的騎士藍斯洛特跟他的皇后津納薇在一起,而亞瑟的混帳兒子莫爾椎德前來奪走一切。

  最後是一場浩大的血腥戰爭。亞瑟殺死莫爾椎德,莫爾椎德也殺死亞瑟,令人不解的是,電影中有三個穿白袍、像天使一樣的女人帶著亞瑟走上大海,其中一名騎士拿起石中劍,丟進一個大湖,然後湖上夫人浮上來拿走聖劍。

  最後這段把我搞糊塗了。如果湖上夫人帶走了亞瑟的劍,山姆森先生與他的騎士又怎麼會有?如果能再遇見山姆森先生,我一定要問他這件事。

  這部電影我大概看了四十九次,不知道是否因此,我做了許多夢。我總在謝幕辭出現時睡著,然後就會夢到山腰上有座閃亮的白色城堡,城牆上飄著幾面黑色與金色的三角旗,外牆裡則集結了一千名全副武裝的騎士。他們全都攜帶長長的黑劍,塗黑的臉上有著嚇人的表情,正跟衝破外牆的敵人對戰;敵人穿著褐色長袍,長髮飄飄,臉上塗滿泥漿,面目猙獰。穿長袍的人追隨一個金髮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我認為這人是山姆森先生,不過在我夢裡,他看起來跟我記憶中不大一樣。他們以十抗千,完全沒有希望,卻奮戰到底,直到最後一個人倒下,而最後這個人就是有頭金髮的騎士。

本單元內容出自晨星出版之《艾佛瑞奇幻冒險 聖劍再臨》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