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推車失竊記〈一〉

分享

  「我的購物車被拖走了!」派丁頓激動的說。

  他盯著原本停放購物車的地方。他進波特貝洛市集的特價雜貨店前,車子明明還在的。住倫敦這些年來從沒遇過這種事,派丁頓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要是他以為瞪著空蕩蕩的地方瞧,車子就能回來,那他注定得失望了。

  「如果這位小熊紳士只是去辦點小事,都不能把他的購物車放在這裡五分鐘,那事情可大條咯!」派丁頓常光顧的蔬菜攤老板說,「我真不知道這世界是怎麼了!」

  「這時代早就沒『施與受』這回事了,」隔壁攤老板說,「只有『儘管拿光光』!我看哪,下次就換我們被拖走咯,你們記住我說的話。」

  「你應該留張紙條在購物車上,寫『五分鐘後回來』的。」第三個老板說。

  「沒用的,」另一個人說,「五秒鐘都不給你了,你還想要五分鐘呢!」

  派丁頓在市集裡可是受歡迎的小熊,沒一會兒,同情他的人已經聚集一大群。雖然派丁頓以討價還價聞名,可是那些攤販都很尊敬他。在這裡,要是能做到派丁頓的生意,就會被當作一件榮譽的事——就跟擺個牌子在自家店門口說:「這是跟皇室家庭成員約定交易的商家」一樣光榮。

  「拖吊車領班說,購物車擋住了他們的路,」有位目擊發生經過的女士說,「害他們沒辦法開到一臺準備拖走的車子後面。」

  「可是我的小圓麵包還在裡面耶。」派丁頓說。

  「是本來在裡面,」女士說,「我敢說,他們現在一定把車停在某一條街上,狼吞虎嚥呢!開拖吊車,肯定讓他們胃口大開。」

  「要是古博先生聽到,不知道會怎麼說,」派丁頓說,「那是我們的早午餐哪!」

  「往好處看,」另一位女士說,「起碼你的行李箱還在。你的購物車搞不好已經被鍊子鎖住,得花八十鎊才有辦法解開。」

  「還得耗大半天等他們處理。」另一個人搭腔。

  「八十鎊!」派丁頓越聽,臉越拉越長,「我不過是去幫博德太太買幾瓶水!」

  「你可以花十鎊在市集裡買一臺新的購物車。」其他的攤販老板插話。

  「我敢說,殺價以後省更多。」另一個人說。

  「可是我身上只有十分錢,」派丁頓沮喪的說,「而且,我不想要一臺新的購物車。那一臺是布朗先生給我的,我來就一直用到現在。」

  「這就對了!」另一個旁觀者表示同意,「要堅守原則。現在的購物車大不如前了,都是塑膠做的,恐怕連五分鐘都撐不住。」

  「如果你問我,」一位賣小裝飾品的女士說,「你的購物車沒被鍊起來就太可惜了!我們家席德會借你一把像槍一樣的鋼鋸。他向來對這種事很感冒。」

  「可惜他們拖吊時你人不在,」一個攤販主人說,「要不然你就可以學人家躺在拖吊車前的地上抗議。我們就可以打電話給地方媒體,叫他們派攝影記者來,讓這件事隔天就見報。」

  「拖吊車肯定會僵在原地不敢動。」人群後面有人表示同意。

  派丁頓懷疑的看著那男人,「要是它沒有僵住呢?」

  「要是沒有,你就會變成晚報頭條,」那個男人說,「電視臺會出外景,訪問所有的目擊證人。」

  「雖然犧牲了,但你會變成大家口中的烈士,」第一個說話的男人表示贊同,「我敢說不用幾年,他們就會為你立銅像來讓大家瞻仰。不過,到時候也沒人可以在那裡停車就是了。」

  「你所需要的,」蔬果攤老板總結,「是個好律師,像柏納•康伯爵士那樣的好律師。他就住在這條路的另一頭,特別愛管這種事。他幫敗犬出頭是出了名的!」

  他看到派丁頓的眼神後停了一下,「嗯,我敢說他對敗熊也一樣!反正他一定會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我從沒聽過他輸掉任何案子。」

  「他住哪一條街?」派丁頓滿懷希望的問。

  「我不是你,也許不該幫你出主意,」另一個攤販主人警告,「他收費可是超貴的,光是進他家大門,要給的小費就會讓你吃不消。」

  「我要是你,」一個路人說,「在你決定做任何事之前,我建議你先去警察局報案。我保證他們會幫你安排諮詢服務的。」

  「不管你決定怎麼做,」一個高個兒的攤販提出忠告,「不要一開口就說你的車子被拖走,要換種說法,就說你的車不見了。」

  他盯著派丁頓從雜貨店剛買來的瓶裝水說:「我可以幫你保管這些瓶裝水,保證原封不動歸還。」

  派丁頓先對這男人的好意表達感謝,然後向人群揮手道別,輕快的往最近的警察局走去。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一書

派丁頓系列套書
全系列六冊2011年11月出齊
★派丁頓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