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丁頓與小白球〈一〉
分享

   「我知道那不關我的事,」博德太太停下手邊清理早餐餐桌的工作說,「但是你覺得柯里先生會意外多出一筆錢嗎?」她朝鄰居的花園點點頭,「今天早上,他又到外頭練習高爾夫球,這已經是這星期第三次了。」

  「我承認那很奇怪,」布朗太太聽到球打出去的清脆聲,同意的說,「他昨天好像把他的草地變成高爾夫球場了,還把七分褲晾到繩子上。」

  博德太太清理餐桌前,派丁頓本來只顧著吃他的吐司和橘子果醬,聽到她們的對話,他才猛的發出一聲嗆到的聲音。等他舒服了一點之後才說:「柯里先生的褲子在繩子上!」

  派丁頓好奇的看向窗外──柯里先生的褲子可是穿得好好的,沒有在繩子上啊!但和平常不大一樣的是,柯里先生的曬衣繩上多了一塊茶巾布、一件運動上衣,和一條看起來怪裡怪氣、像褲子的東西,鬆垮破舊的掛在早晨寧靜的空氣中。

  「那叫高爾夫球七分褲,」布朗太太解釋,「打高爾夫球時穿的褲子。平常很少有機會看到。」

  對於柯里先生的怪異行為,布朗太太和博德太太都感到很困惑。柯里先生這鄰居除了以小氣聞名外,他的壞脾氣和缺乏運動員精神也是眾所皆知。實在很難想像他會從事運動──尤其像高爾夫這種昂貴的運動項目,更是難以想像。

  「這倒提醒我,」布朗太太離開窗戶繼續說,「亨利要我幫他把高爾夫球具找出來。這星期六他要出席一場高爾夫公開賽,主辦單位認為這一場會有很多人參與。阿諾•派克將以特別的方式出場,並為一兩場比賽當評審。我不知道亨利會不會參賽,不過他們好像準備了一些大獎,還設了一個特別獎要頒給把球打得最遠的……」

  「嗯,」布朗太太聲音暫歇後,博德太太說,「那還用說嗎?謎底揭曉咯!」

  雖然博德太太不是那種愛管閒事的人,不過她喜歡追根究柢。「不用花錢就能撈點好處,柯里先生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機會!」她抽抽鼻子,拿了托盤就往廚房走。

  布朗太太也拿了其他的鍋碗瓢盆,跟著博德太太離開餐廳。這時,派丁頓爬上椅子,伸長脖子看向窗外──柯里先生已經不見人影,練習揮杆的聲音也消失了。派丁頓又從椅子上爬下來,匆忙跑到花園裡,想仔細調查一下這件事。

  派丁頓曾好幾次在樓梯下的儲藏間裡,看過布朗先生的高爾夫球具,但是他從沒看過別人打高爾夫球。既然柯里先生在自家草地上練習,他怎麼可以錯失這個好機會,免費湊近高爾夫球七分褲呢!

  於是,派丁頓在布朗先生的小屋後面蹲下來,將眼睛靠向籬笆的一個小洞,想從洞中一窺隔壁鄰居的花園。令他訝異的是──除了一片黑漆漆,什麼都看不見。

  派丁頓感到非常失望,於是找了一根布朗先生用來種豆子的木竿,往洞裡戳出去。他想弄掉堵住視線的雜物,可是這麼一戳,卻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接著,他從洞裡看到一個很像柯里先生的人影,突然出現在圍籬的另一頭,把他嚇得差點往後翻倒。

  「小熊!」柯里先生跳了起來,摀著自己的右眼大吼,「小熊!你剛剛是故意的嗎?」

  派丁頓趕緊鬆開竿子,嚇得往後一跳,「喔,不,柯里先生,」他解釋,「我只是想把洞通一通,早知道你在那裡,我就會戳小力一點的。我是說──」

  「什麼?」柯里先生怒吼,「你剛剛說什麼?」

  派丁頓看到對面的那張臉已經變成深紫色,決定不再繼續解釋。

  「我想看看你的數字褲子,柯里先生。」派丁頓委屈的說。

  「我的什麼褲子?」柯里先生重複。

  「你的數字褲子,柯里先生,」派丁頓說,「就是你打高爾夫穿的那個。」

  柯里先生用他那隻完好無傷的左眼打量著派丁頓,「小熊,如果你指的是我那條七分褲,為什麼不直接說,」他從籬笆那頭瞪著看,「我在找我的高爾夫球,它滾到你們的花園去了。」

  派丁頓急著想彌補剛剛的過失,趕緊往布朗先生的花園到處看看。很快的,他就在蕃茄園裡發現一個白色小東西。「柯里先生,球在這裡,」他說,「我想──它把布朗先生的樹莖弄斷了。」

  「有些人就為了省事,也不把圍籬築高一點,會有這種後果也只好自個兒承受咯。」柯里先生一邊拿回球,一邊尖酸的說。

  柯里先生小心翼翼的檢查完球後,若有所思的盯著派丁頓,「小熊,沒想到你對高爾夫也有興趣。」他故作輕鬆的說。

  派丁頓露出懷疑的眼光,「柯里先生,我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興趣。」他謹慎的說。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一書

派丁頓系列套書
全系列六冊2011年7月出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