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歷險記(一)
分享
  文/幸佳慧

   眼看假期就快成行,布朗一家越來越興奮。派丁頓尤其忙碌,他為了找古博先生幫他解決各種疑難雜症,已經在溫莎花園跟波特貝洛路之間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他們倆只要在古董店前人行道上的躺椅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常常要喝完兩杯熱可可才能結束。

  布朗一家人,一遇到人就用法文練習說「你好」。博德太太還花了幾個晚上做了一個特別的標籤,好讓派丁頓綁在脖子上。那可是用上等皮革做的大標籤,上面寫了布朗家的住址,還用各種語言寫了「撿到的人有賞金」。博德太太對於出國這件事挺憂心的,她可不想冒這種風險。

  終於,這個大日子來了。一大早天色還暗著,溫莎花園三十二號卻開始閃閃發光了。

  派丁頓是第一個起床的,因為到最後他還是有好多事情要做。從他住進布朗家以來,派丁頓已經收集了不少家當,他可不想把任何一樣留在家裡,萬一家裡遭小偷可不得了。

  除了派丁頓那頂舊帽子(他正戴著)、他的行李箱(他也會帶著),還有他的粗呢外套、海灘水桶和鏟子──派丁頓從海邊回來後,就把這兩樣東西保持得又乾淨又光亮。一套偵探偽裝組、魔術組,以及一大罐橘子果醬,以備不時之需──古博先生曾經向派丁頓解釋,在法國恐怕不容易找到他喜歡吃的橘子果醬。行程表、重要文件,當然還有他的皮革裝訂的剪貼筆記本、墨水罐、漿糊,以及所有古博先生給他的書。還有還有──還有一隻用小棍子綁好的英國國旗,和一條屬於博德太太,上面印有法國地圖的舊茶巾──這是幾天前派丁頓才從垃圾桶裡拯救回來的。

  派丁頓在房間裡打包,其他人紛紛被他乒乒乓乓的聲音給吵醒。沒一會兒,煎培根的劈劈啪啪聲,碗盤的叮鈴哐啷響聲,也加入了這個喧嘩的隊伍。

  「老天保佑!」就在博德太太上樓準備叫大家吃早餐時,她碰到一堆包裹往她走過來,「這裡又是發生什麼事了?」

  「博德太太,沒事的。」派丁頓在一個特大提袋後頭喘著氣說,「是我,我想我的魔術棒被樓梯欄杆卡住了。」

  「你的魔術棒?」布朗先生看到派丁頓正要往下走,「老天爺!我們不過是去度個假,又不是要搬去法國住!」

  其他人也都跑出來幫忙派丁頓,解決魔術棒和樓梯欄杆的糾紛,好讓派丁頓順利下樓。派丁頓看著成堆的包裹,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經過布朗先生這麼一提醒,派丁頓也覺得自己好像帶太多東西了。

  「不然,我把一些東西鎖在樓梯下的儲藏室好了。」派丁頓的建議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即使少了派丁頓的一些包裹,要等布朗先生將行李箱、海灘球、帳棚、釣竿跟其他各樣有的沒有的全裝上車,這家人要離開溫莎花園恐怕都很難,更別說遠達法國了。

  「我還以為度假就是要好好休息。」博德太太一邊喘著氣,一邊努力將自己和強納森、茱蒂擠進車後座,「現在──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別擔心,博德太太,」前座的派丁頓一本正經的看著行程表,「我們馬上就會停下來吃點心了。」

  「要停下來吃點心?」布朗先生回應,「可是──我們都還沒出發呀!」

  布朗太太把派丁頓的英國國旗從她的左耳旁邊移開,嘆了一口氣。因為她知道,除了她之外,其他人一旦開始度假後就不會掛心派丁頓了。

  儘管大家七嘴八舌的抱怨,布朗一家人還是像艘快樂出航的船,輕快的航過倫敦的大小街道,開往海岸。很快的,他們奔馳過肯特郡的田園、果園,一眨眼間,布朗先生轉入一條大馬路,開進了機場。

  這是派丁頓第一次來到機場。過去,即使派丁頓常看到、聽到飛機在天空裡,他卻從來沒花心思在上面。等布朗先生停好車,大家陸續爬出車外,派丁頓興奮的看看四周,跑道上正有飛機準備起飛。

  從派丁頓站的地方看去,飛機看起來比他想得還小。即使透過他的戲院望遠鏡看,飛機也沒變大多少。後來,當派丁頓聽到不僅是他們要上飛機,連布朗先生的車子也要一起登機的時候,派丁頓又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了。

  「各位,請跟著我走。」布朗先生輕快的領著大家往機場大樓走,「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布朗一家魚貫的穿過大門,大家跟著布朗先生穿過大廳來到登機櫃檯。

  布朗先生將手上一疊機票遞給櫃檯後面的女孩,「我們是前往歐洲大陸的布朗團成員。」

  「這邊請。」女孩說完帶著他們走進通道,並穿過另一扇寫著「出入境」的門,旁邊站了一位穿著深色西裝的男人。

  「請出示你們的護照。」女孩說。

  博德太太突然停下腳步,抓著布朗太太的手臂驚叫:「老天!」

  「怎麼了,博德太太?」布朗太太也擔心起來,「你的臉色好蒼白。」

  「護照!」博德太太驚叫出聲,「派丁頓哪來的護照呢?」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一書

派丁頓系列套書
全系列六冊2011年7月出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