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的野餐(一)
分享
  文/幸佳慧

    派丁頓醒來坐在床上,一臉疑惑。溫莎花園三十二號,作息一向規律準確,尤其是早餐時間。派丁頓這麼早就被吵醒,實在很不尋常。

    派丁頓小心翼翼的看著房間四周,每樣東西似乎都在原地擺得好好的。

    露西姑姑住進利馬退休熊安養中心前拍的照片,以及一罐特製的橘子果醬,還有一些小東西,全都安然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

    派丁頓的舊帽子和連帽粗呢外套,好好的掛在門後掛勾上,他的祕魯硬幣也乖乖的躺在枕頭底下。派丁頓掀起床罩往床底下看,他最重要的家當──小皮箱、皮箱暗袋裡的剪貼本和一些重要文件,也一樣不少的放在床底下。

    派丁頓這才放心的鬆了一口氣。儘管他已經在布朗家住了一年多,派丁頓依然不習慣擁有一間專屬於自己的房間,他不是那種相信投機或愛冒險的熊。

    就在派丁頓一隻熊掌漫不經心的往果醬罐裡沾,打算再睡回頭覺時,他的耳朵突然豎了起來。

    有聲音──從花園傳來許多聲音。派丁頓聽到幾聲房門的碰撞聲,接著,又從遠一點的地方傳來布朗先生的大聲命令,然後有餐盤碰撞的匡啷聲。

    派丁頓爬下床,快步走到窗邊。聲音聽起來,像是什麼很有趣的事情,他可不想錯過。待派丁頓的視線穿過玻璃,眼前的景象差點嚇得他往後跌倒。派丁頓呼吸急促的靠著玻璃,為了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他還用熊掌揉了揉眼睛。

    窗外的草地上,布朗一家人──布朗先生、布朗太太、強納森、茱蒂正圍著一個柳條編的大籃子。不只如此,管家博德太太從廚房走出來,手上拿著一大盤疊滿的三明治。

    派丁頓從窗檯爬下來,趕緊下樓去。這一切實在太神祕了,派丁頓決定好好調查清楚才行。

    「是派丁頓!」大家一邊看著派丁頓從廚房門走出來,一邊蓋上籃子。

    「一哩外的橘子果醬三明治,這隻小熊都聞得到。」博德太太咕噥了一句。

    「其實,」茱蒂用食指指著派丁頓說,「我們這麼早起,就是要給你一個驚喜!」

     看著每一個人,派丁頓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驚訝。

    「派丁頓,沒事的。」布朗太太笑出聲,「不用嚇成這樣。我們只是想在船上野餐。」

    「我們還要比賽。」強納森揮著撈魚網大聲說,「爸爸答應了,最先抓到魚的就能得到獎品。」

    派丁頓的眼睛越睜越圓,「野餐?」他叫出聲,「我應該沒在船上野餐過。」

    「好極了!」布朗先生一邊用手指輕快的轉著他的八字鬍,「現在你就要去了!快去把早餐吃完,今天天氣很好,我們可要好好把握!」

    派丁頓根本不需要催促就趕緊進到屋子裡,早餐已經在餐桌上等著他。布朗一家則忙著把其他野餐需要的東西都拿上車。派丁頓很喜歡新鮮事物,也很期待出遊日。與布朗一家在一起,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有好多的驚喜。

    「真希望我什麼事都沒做,博德太太。」博德太太進來看派丁頓吃完吐司和橘子果醬了沒,派丁頓說,「我不該把驚喜趕走!」

    「如果──」博德太太匆匆催他出門時說,「你不把鬍鬚上的蛋和培根渣洗乾淨,你就有得『驚喜』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髒的熊。」

    派丁頓臉上現出一抹受傷的表情解釋:「博德太太,我只是想要快一點哪。」

    派丁頓趕緊上樓回房間,出門前他還有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做。首先,他得整理行李箱,接著得查看地圖,派丁頓向來對地理很感興趣。派丁頓開心的想著在船上野餐的樣子──聽起來真的很特別。

    博德太太一直在調整她的帽子,應該有四十遍了,「我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但每次只要這家人出門,就像是整個軍團出征一個月似的。」

  最後,布朗一家終於都塞進了車子,浩浩蕩蕩的開往河邊。車裡除了布朗一家、博德太太和派丁頓之外,還有野餐籃、留聲機、一疊唱片、一堆包裹和一些撈魚網,更不要說還有好幾把洋傘、帳篷和一堆抱枕了。

   派丁頓的行李箱一直頂著布朗太太的背,他怕中暑非得戴上的那頂舊草帽,又一直搔著布朗太太的臉,弄得布朗太太想回頭和博德太太說話都很困難。

   「還要多遠?」布朗太太問。

     派丁頓跟布朗太太坐在前座,正研究著地圖,「 下一個路口應該要右轉。」派丁頓的熊掌按著地圖路線指揮,並發號命令。

   「希望如此。」布朗太太說。他們之前已經轉錯一個彎,因為派丁頓誤把地圖上的一條乾掉的橘子皮當成路。

   「想想──為了一條乾橘子皮就突然右轉,」布朗先生咕噥,「警察先生可會不高興的。」

     派丁頓很想彌補先前犯的錯,所以把頭伸出窗外,用鼻子嗅嗅,「布朗先生,我想我們應該很接近了。我聞到一股特別的味道。」

    「那一定是汽油味。」布朗先生說完,往派丁頓指的方向看去,「河應該在這邊才對。」話還沒說完,車子已經滑進一處角落停好,眼前是一片寬廣的水域。

  大家手腳並用的爬出車外,開始卸下一車子的東西。這時,派丁頓眼睛亮了起來,站在河邊瀏覽眼前的景致,眼前的風景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河邊用來拖船的小路上擠滿了人,到處都是船,有小船、獨木舟、用竹竿撐行的平底船,還有白帆布在風中飄揚的帆船。派丁頓看得目不暇給,一艘載滿人的蒸汽船剛好經過他面前,在水道裡掀起一波大浪,使得旁邊的小船都搖晃起來。船上每個人興高采烈,有些人還向派丁頓頻頻揮手。

  派丁頓舉起帽子回敬他們,然後轉頭跟其他家人說,「我想,我喜歡這條河。」

   「親愛的,我也這麼希望。」布朗太太有點不安的回答,「這可是特別為你張羅的。」

  布朗太太往停在碼頭棧橋旁的一整排船看去。之前布朗先生提議來搭船野餐,她覺得這主意很好。可是,現在真的來了,布朗太太內心深處卻有股不祥的預感。而且,她知道博德太太跟她一樣。等他們再走近一點時,那些船看起來的確小得可憐。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一書

派丁頓系列套書
全系列六冊2011年7月出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