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照顧這隻熊(1)
  文/幸佳慧

  布朗先生和太太第一次遇見派丁頓是在火車站的月臺上。這也是一隻熊為什麼會有個怪名字的原因——「派丁頓」就是那個火車站的名字。

  那時候學校剛放假,布朗夫婦到火車站接他們的女兒茱蒂回家。那是個溫暖的夏日,車站裡擠滿了想去海邊的人,火車一列列輪流低聲鳴唱,擴音器叭啦叭啦高聲吼著,連一旁忙著搬運的工人也彼此大聲叫喚。這麼多聲音混在一起,怪不得布朗先生看見熊時,還得對他太太反覆說上好幾遍,她才聽清楚。

  「熊?在派丁頓車站?」布朗太太驚奇的看著她先生,「你少糊塗了,亨利!怎麼可能呢?」

  布朗先生調整一下眼鏡,「可是真的有啊!」他堅持,「我看得一清二楚!就在那裡,腳踏車排架旁邊!他還戴了一頂有點滑稽的帽子!」

  沒等布朗太太回話,布朗先生就抓起布朗太太的手臂催她穿過人群,他們先繞過一臺裝滿巧克力和熱茶的推車,再經過書報攤,接著從失物招領處前的一堆行李縫隙間鑽過。

  「你看吧,這裡!」他指著一處昏暗的角落,得意的大聲說,「我就跟你說有。」

  布朗太太的視線順著先生的手臂移動,隱約在陰影裡看到一隻毛茸茸的小東西。小傢伙像是坐在行李箱之類的東西上,脖子還掛了一個寫了字的牌子。那個行李箱看起來又舊又扁,箱子一面印著幾個大字「旅行專用」。

  布朗太太抓著她先生,「這就怪了,亨利,」布朗太太說,「現在我確定你是對的!他真的是隻熊耶!」布朗太太湊近小東西仔細瞧,他看起來是隻很不尋常的熊——顏色是咖啡色的,而且是有點髒的咖啡色,還戴著一頂怪裡怪氣、帽緣很寬的帽子,帽緣下兩顆圓圓的大眼睛,正盯著布朗太太。

  熊覺得自己好像該說些什麼,於是,他站起來禮貌的舉起帽子,露出了兩隻黑色耳朵,用小聲、清晰的聲音說:「午安!」

  「喔,午安。」布朗先生遲疑了一下,接著是一陣安靜。

  熊以詢問的眼光看著他們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布朗先生突然不好意思起來,「沒有,那個……其實,我們正想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布朗太太彎下腰對熊說:「你是一隻很小的熊啊!」

  熊挺起胸膛,慎重的回答,「我可是一隻稀有的熊,我們這種熊在我生長的地方已經沒剩多少隻了。」

  「你說的地方是哪裡?」布朗太太問。

  熊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然後回答:「黑森森祕魯。我實在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我是個偷渡客!」

  「偷渡客?」布朗先生突然降低音量,緊張的轉頭向後看,深怕有個警察正站在他們背後,拿著筆記本跟筆記下他們講的每一句話。

  「對呀!你應該知道,我不是當地人。」熊的眼裡突然出現一抹悲傷,「本來我跟露西姑姑一起住在祕魯,但是她要去安養之家了,那裡是專門給退休熊住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你自己一路從遙遠的南美洲來到這裡?」布朗太太驚呼。

      熊點點頭,「露西姑姑一直希望我長大後可以移居國外,所以,從小就教我說英文。」

  「這一路過來,你都吃些什麼?」布朗先生問,「你一定餓壞了吧。」

  熊彎下腰,用掛在脖子上的小鑰匙打開行李箱,拿出一個快空了的玻璃罐。「我吃橘子果醬。」他得意的說,「熊都喜歡橘子果醬。一路上,我都待在救生艇裡。」

  「你現在怎麼打算呢?」布朗先生說,「你總不能光坐在派丁頓車站裡瞎等吧。」

  「喔,沒問題──我是這麼希望啦。」熊彎腰整理行李箱。這時候,布朗太太瞥見熊脖子上掛的牌子,牌子上簡單明瞭的寫著:請照顧這隻熊。謝謝!

  她轉身懇求的看著先生,「哦,亨利,該怎麼辦哪?我們不能把他留這裡呀,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倫敦,這麼大一個城市,他卻沒有地方去。讓他來跟我們住幾天好不好?」

  布朗先生有些遲疑,「可是,親愛的瑪麗,恐怕我們不能收留他。畢竟──」

  「畢竟什麼呀?」布朗太太提高聲調低頭看著熊,「只是住一陣子嘛!他長得那麼可愛,一定能成為強納森跟茱蒂的好玩伴。孩子們要是知道你把熊扔在這裡不管,一定不會原諒我們的。」

本單元內容出自國語日報社出版之《》一書

派丁頓系列套書
全系列六冊2011年7月出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