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某個「好日子」的早上,同事小擎走進我辦公室,手上捧著一盒喜餅,後面跟著獸醫室的獸醫傑希。我訝異萬分地輪流看著他們兩個人以及那盒喜餅,忘記我正在講公務電話,驚訝地問:「是誰要結婚?不會是你們兩個人吧!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你們有在交往?」

  一向消息靈通的我,居然會有遠離八卦圈的一天,讓小擎和傑希覺得非常可笑,問我:「妳要不要確定一下?」就把喜帖遞給我了。

  我原本很高興我和這對越看越有夫妻臉的新人頗熟,在喜宴上可以好好鬧一下,但是後來卻發現他們請客的日期正好和我到花蓮演講撞期,白白喪失了一個嬉鬧打扮的機會,於是只好鬱卒地請同事代為出席了。在他們婚宴前的動物園週報上,動物組刊出了曾姐寫的消息:「……在動物的保育繁殖工作上打前鋒的傑希,結婚後可得身體力行喔。在小孩的命名上也完全不用傷腦筋,第一胎若是生女就叫擎梅、生男就叫擎忠。然後女的按蘭竹菊;男的依孝仁愛信義和平排列,生再多也不怕了……」。

  事實上,這就是動物園最普遍的命名法。由於在有DNA鑑定之前,動物園裡面出生的動物,大多只能確定牠們的媽媽是誰,所以命名都是從母「系」。按照出生動物的性別,只要在媽媽的名字後面加上四季、四君子或是四維八德,就可以命出一個既知性別,又知排行及祖宗八代的名字。

  在我還不知道這種命名規則之前,經常會對著黑猩猩的名字皺眉,覺得命名者真是沒有美學觀點,怎麼會把小母黑猩猩的名字取成曼莉春。而剛出生的小公河馬娜孝忠的名字也是頗為拗口,既不好記又不容易親近,也就不容易「打知名度」。但是在懂得命名原則之後,就知道曼莉春的媽媽是曼莉、娜孝忠的媽媽是娜孝,我原先的看法完全出自無知,居然還敢大放厥詞地亂放炮,還好動物園裡的眾人大人大量,由得我亂說而不見怪呢。

  可是等一下,孝字輩不是雄性的排行嗎?原來河馬在小時候的性別是很難判別的,所以在一個不小心之下,娜孝的性別就被誤判,「陰錯陽差」地有了個男性的名字。

  當然,動物園內所有的動物都是有「身份證字號」(現在還打上晶片)的。但是只要是喜歡動物的人,沒有人會對著自己的「朋友」叫號碼,於是就出現了依管理員的不同,看見黃牛就隨口叫小黃、管乳牛叫小白或小黑的情形出現。有時基於「尊師重道」的原則,也會用管理員或是長官名字中的一字來替動物命名。

  有一些不是園內出生,而是後來因為各種緣故而被送到動物園來的動物,就經常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替動物命名,以示紀念或「教訓」。名叫皇家一號的孟加拉虎,原來是皇家馬戲團的成員。而牠的配偶新店六號,則是由新店的居民捐贈給動物園的。另外,有一隻台灣黑熊被取名小三,那是因為牠的一隻腳被陷阱給夾斷了,四肢只剩下三肢。

  還有為慶祝節慶而命的名。長臂猿春喜出生於農曆春節、白手長臂猿九九則是1999年出生的。

  也有懷抱著眾人期望而命的名。首度繁殖成功的大長臂猿名叫大喜、小馬來熊伍安的媽媽是小伍,這個名字就是「希望小伍的寶寶能夠平平安安」。

  來自澳洲的無尾熊派翠克、哈雷、愛克遜、夏娃、麗琪,名字是英文名的音譯。金剛猩猩黑皮也是外來種,原名是「Happy」呢!

  而近幾年來名氣最響亮的明星動物,自然是以經由台灣的「全民運動」而得名的企鵝寶寶黑麻糬莫屬囉。在這種請大家票選名字的場合,其實都是先在動物園內經過一場腦力激盪,想出幾個好聽好記又有紀念性的名字,再讓民眾公開投票的。

  就像動物園曾經有過一隻在「出袋」不久,便不幸早夭的小無尾熊寶寶,其實也像人類在寶寶生下來之前,就已經列出一長串的名字,等著入圍決選、命名呢。候補的名字有「吳小熊」,是姓「吳」的小小無尾熊。有「夏克」或「愛娃」,表示是爸爸愛克遜和媽媽夏娃的愛情結晶。有「法克」,因為小無尾熊第一次曝光時伸出了一隻酷酷的手指頭(這是超級內幕,因為就算小無尾熊真的要公開徵名,這個名字也太不登大雅之堂了);而我最喜歡的名字則是候補的「愛娃因子而貴」的「娃貴」,名字既有意義,又和台灣著名的小吃碗粿諧音,和黑麻糬有異曲同工之妙,保證讓碗粿因熊而貴。可惜後來這一切期待都落空了。唉,真是太令人惋惜呢。

  動物園的鎮園之寶——林旺,沒有遵守「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原則,既改了名又多了姓。最早時儘管這頭在緬甸被孫立人將軍俘獲的「日軍俘虜」,有著顯而易見的第二性徵,卻不知道為什麼有個極為女性化的名字——阿美!這個名字延用了多年,一直到牠大老遠地從高雄被送到圓山動物園和馬蘭送作堆時,工作人員才替牠重新取了個雄壯威武的名字林王,表示牠是「森林之王」。可是叫著叫著,林王卻漸漸「以訛傳訛」地變成了林旺。於是牠從此雖然不再稱王,卻替動物園帶來了旺盛的人氣,在壽終後還以86歲的象瑞身分榮登金氏世界紀錄,也算不虛此生。

  動物園裡面著名的夫妻檔除了老冤家林旺和馬蘭之外,還有故事曲折、扣人心弦,比起「原出處」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人猿夫妻呢。牠們是在有人走私動物時被查獲而送入動物園的,於是管理員就把這對年齡相仿的小傢伙取名為伯虎和秋香,讓牠們一起玩。可是人猿也和其他靈長類一樣,打贏稱王的雄性才能「娶妻生子」,所以在達到性成熟之後,打輸了的伯虎只能淚眼汪汪地把自己的青梅竹馬拱手讓給當時的山大王阿西當壓寨夫人,一直等到阿西過世,伯虎才得以重回展場和秋香重聚。

  在這堆名字之中,我唯一無法認同的是馬來貘的小名。牠姓貘(ㄇㄛˋ)名卡,但是管理員們都是摩卡、摩卡地喚牠。可是我每回看牠,都會覺得牠比較像卡布其諾而不是摩卡。雖然我還沒有去求證,不過我猜馬來貘的管理員一定不愛喝咖啡!

   最後呀,巫婆我也要吹一下牛,因為我在小貓熊的命名上也多少盡了一點力。這對一公一母的小貓熊,是東京都多摩動物園送給台北動物園的「禮物」。由於牠們原本的日本名只有片假名沒有漢字,所以在把名字譯成中文時,巫婆還真像是爸爸媽媽在替小孩命名時一樣的,又算筆劃又想意義的,才把名字給定成「暢暢」和「小堇」呢。
 
本單元內容出自遠流出版之《青蛙巫婆 動物魔法廚房》一書
 

 
  各位親愛的小朋友們,到動物園觀賞動物時你觀察出什麼心得或是有趣發現嗎?青蛙巫婆不僅研究青蛙,更是動物園的動物教主!如果你到過動物園觀察到動物們的特殊習性或行為,有好奇不了解的問題想要了解,歡迎你踴躍發問,同時有機會參加抽獎,每週將送出2本《青蛙巫婆  動物魔法廚房》,送給有好奇又勇於發問的你!


您還有 個字
姓  名
學校/職業
性  別
出生年月日
民國
電  話
電子信箱
地  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