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標題:教音樂 送物資 砍木材 飛去史瓦濟蘭當志工(102年9月27日)
文/楊承浩
  非洲,對臺灣大部分的小朋友來說,是在地球非常遙遠的另一邊,住著大象、長頸鹿、獅子各種動物的國度。今年暑假,我十分幸運的受到朋友的邀請,前往臺灣的邦交國——史瓦濟蘭,做了三個禮拜的志工。

  佛教基金會在南非辦的國小,主要是收容偏遠地區、家境比較不好或是無人照顧的孩子;總共有三個院區,分別在馬拉威、賴索托以及我和朋友前往的史瓦濟蘭。

  那一天,我們抵達時,剛好是放學時間,院區內洋溢著一股歡樂的氣氛。

  每個孩子都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我們。俗話說得好:「微笑是最好的語言」,我們對他們扮個微笑的鬼臉後,他們就收起好奇與疑惑的表情,改以更誇張的笑臉和笑聲來回報我們,笑容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小朋友每天的上課時間是早上七點到下午五點,課程有英文、史瓦濟蘭語、美術、音樂、自然、社會,最酷的是,還有中文課跟弟子規,所以院區裡的每個小朋友都能夠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和他們聊天很有趣。

拿起吉他 充當音樂老師

  在史瓦濟蘭的這個院區是最新、規模也是最小的,但是老師的人手還是不足,所以會彈吉他的我,就負責為他們上音樂課。

  當地小朋友有點像臺灣的原住民,天生的音感都很好,就算不知道歌詞是什麼意思,還是能跟著旋律朗朗上口。

  他們都很喜歡音樂課,沒有音樂課的孩子,經過音樂教室也都會大聲的合音;下課碰到我時,也會大聲唱出我教他們的歌。這些孩子還為我取了一個綽號「mis da gin dai」,意思是彈吉他的人。

伸出雙手 準備生活物資

  除了客串老師教音樂外,假日,我們會跟著院區的其他志工去發放物資。很多國家的慈善團體都來援助史瓦濟蘭,其中一個是德國的慈善團體 HAND IN HAND,它在很多地方設置物資發放站,我們就開車載著玉米粉、糖和米去發放。

  另外,我們也去林場砍木頭,載回院區備用。史瓦濟蘭很貧窮,水電等資源很匱乏,所以學校是靠木頭生火煮飯,供應六十幾個小朋友三餐。

  我們也跟著招生組到偏遠的鄉下招生,拜訪每個家庭,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

史瓦濟蘭小檔案

  史瓦濟蘭是位在非洲南部的內陸國,南非包圍著它的北、西、南三面,東北面與莫三比克為鄰。人口只有一百三十幾萬,面積只有臺灣的一半。史瓦濟蘭三分之一的人口有愛滋病,很多孩子出生後被媽媽垂直感染愛滋;因為醫療資源匱乏,很多人活不到三十歲。

把愛傳出去……

  回來臺灣後,我時常掛念著史瓦濟蘭的小朋友……在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煩惱,臺灣小朋友煩惱的可能是讀書、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但史瓦濟蘭小朋友煩惱的卻是生活上一些最基本的問題。

  聽酋長說,當地的偷竊問題很嚴重。因為高中畢業後,父母就完全不管孩子了;為了活下去,孩子會運用各種方式生存,甚至是偷或做壞事。相較之下,臺灣的孩子多半都好幸福,父母總是細心呵護著。幸福的我們應該要多惜福,並且在有能力之餘,去幫助更多的人。
 
(102年9月27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