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標題:把不美好變美好
文/謝莉芳
  上個月,聽障奧運在臺北圓滿落幕。這是一場受到國際矚目的賽事,許多聽障選手不斷努力在各項比賽中超越自我。對於家中也有聽損孩子的我而言,感受特別深。雖然我的孩子年紀還小,運動不那麼拿手,但我們仍為這些選手感到驕傲,希望孩子不管在哪裡,未來無論從事什麼工作,都能有運動精神。

  最近從書上看到這樣一句話:「人生最大的懲罰是後悔。」生下一個聽損孩子絕不是懲罰,但如果沒有盡力去做好這個上天給的功課,就真的會得到一生都難以平復的懲罰——後悔。

  女兒今年十歲,已經能夠口齒清晰的與人交談,語文能力也不比同年齡聽力正常的孩子遜色。女兒在兩歲兩個月的時候,植入了電子耳,一向不相信奇蹟的我,卻看到了奇蹟!電子耳讓她走進了有聲世界,聽力大大提升,也讓我第一次聽到了她的聲音竟然是如此清晰悅耳。

  四個月後,女兒說出了第一個詞彙,後來在語文方面的進步神速,電子耳對她的學習產生了虹吸作用,讓她的能力得以源源不絕的被開發出來。雖然她兩歲半才出現第一個詞彙,但是五歲時的語文能力評估,已經超越了六歲小孩發展的常模。

  進入國小以後,老師們也給予女兒磨鍊的舞臺,不管是朗讀、演說、說書,都能夠讓她展現自信,在各項比賽中也都有傑出的成績。

  今年暑假,女兒參加了國語日報與臺灣大哥大基金會合辦的「不一樣的聽說世界——聽障兒童才藝比賽」,在朗讀比賽得到特優,童詩簡訊比賽得到優等,賽後還意外收到教育局長吳清山透過學校轉交的鼓勵信件,讓我們相當感動。

  我問女兒:「你覺得上帝創造你最特別的地方是什麼?」

  女兒寫道:「祂給了我一對聽不見的耳朵。」

  我再問:「你覺得自己最好的地方是什麼?」

  她回答:「我說話字正腔圓,很會演說。」

  一件原本看起來不美好的事,卻能在科技和眾人的努力之下,有了今日這般的美好。一位長輩曾經這樣對我說:「你和孩子的一切,是要告訴別人這社會的美好!
 
標題:以聽障朋友為師
文/張黛眉(臨床心理師)
  聽障奧運圓滿落幕,選手們個個表現搶眼,開幕式千手觀音的表演尤其令人印象深刻。聽障人士因為聽覺障礙,其他感官反而特別靈敏,因為聽不到這個世界嘈雜的聲音,更能專注在一件事情上,把它做到淋漓盡致。許多聽障生的父母都發現孩子擁有特殊才能。當焦點從彌補孩子的殘障,轉移到發展他們所擁有的能力時,往往會有很高的成就。

  從聽障朋友身上得到的領悟也適用於所有人。一般人過度強調五官的感知能力、大腦的認知功能,反而容易忽略了心靈的感知能力、直覺的創造能力,以及人與人間真實情感的交流;往往只有在某些特殊孩子身上,才會看到那些被忽略的能力被展現出來。其實,他們只是藉由身體不同的配備,來展現一直被人類忽略的潛能與特質。

  許多聽障朋友不會用語言溝通,卻可以用手語、表情或心電感應的方式溝通,他們很容易了解彼此心裡的想法。這種能力一般人也有,只是我們過度依賴語言作為傳遞訊息的方法,而忽略了心靈的敏感度。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發現,人可以操弄語言來欺騙別人,但非語言的訊息,像表情、動作和姿勢,往往會露出馬腳。人與人之間的直覺感應與同理心,其實比語言的溝通更準確和真實。所以聽障者常常能夠直覺的讀出人的心思和意圖,感應到內心的真實感情和意念,他們的世界少了偽裝和虛假,反而比較單純、直接。

  這些特殊的朋友用自己的生命故事,讓我們看見生命的韌性和勇氣。如果能夠親近他,了解他,進入他的世界,同理他的感受,將能體悟出許多智慧。換個角度說,這些特殊的朋友是我們的老師,教會我們在一般的狀況裡經驗不到、體會不到的事,也教會我們珍惜擁有,學會感恩和分享。
 
(98年10月19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