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山劍 

  好久好久以前有個人,名字叫做甄多寶。認識他的人最喜歡跟他開玩笑︰「甄多寶,真多寶!我說多寶,你是不是有很多寶物藏在家裡呀?拿幾件出來給大家開開眼界吧!」

  多寶總是害羞地回答︰「哎呀,別開玩笑了!」他拍拍自己身上的衫褲,密密麻麻,一眼看去,起碼縫了十八個補丁︰「你看看,我的衣服穿破了,都捨不得買新的,只好請太太補來補去,花花綠綠,像要上台唱戲似的。」他再揚一揚手上的鋤頭︰「你看看,我現在正要下田去。如果我真有寶物,哪裡還需要穿著破衣服,每天早起耕地呢!」

  然而,每當在田裡整地、除草、鬆土的時候,多寶常常忍不住跟老鋤頭說起自己的心事。

  「老鋤頭啊老鋤頭,」多寶一鋤頭挖下去,軟軟的土裡,什麼都沒有。

  「你猜,咱們今天會不會挖到什麼寶貝?故事不是都這樣說嗎?在地裡挖到裝滿了珠寶的百寶箱,或是一罈滿滿的黃金或白銀……」多寶又一鋤頭挖下去,軟軟的土裡,什麼都沒有。

  「如果真的挖到了寶貝,老鋤頭啊,那你就可以好好休息,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了……咦!」多寶再一鋤頭挖下去,軟軟的土裡,老鋤頭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傳來「鏘噹」一聲。

  多寶心裡奇怪,這聲音又清又亮,不像挖到石塊,也不像挖到木頭,會是什麼呢?啊呀!難道難道!會是黃金嗎?會是白銀嗎?會是一只裝滿珠寶的百寶箱嗎?這樣一想,多寶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手起鋤落,一下子也不敢停,挖呀挖,挖呀挖……。

  既不是黃金,也不是白銀,卻是一把又鏽又舊、沾滿黃土的破劍。

  多寶好失望啊,又不知如何是好。丟掉它嘛,總覺得太糟蹋了;留著它嘛,多寶不懂武藝,一把劍既不能拿來耕地,也不能拿來劈柴,一點兒用處也沒有。多寶想︰不如拿回家裡,讓太太出出主意。太太不是老抱怨家裡菜刀難用嗎?說不定她可以用這把劍砍瓜呀,切菜呀,剁肉呀……想到多寶嫂早上說起今晚要吃豬肉瓠瓜餃子,多寶馬上饞了起來,連忙把鋤頭一背,破劍一拎,匆匆忙忙一路趕回家。

  「這把破劍我可沒用,它既不能砍瓜,也不能切菜,又不能剁肉,」多寶嫂一面煮餃子,一面對多寶說,「傻多寶,你看,它的劍刃這樣長,劍身這樣沉,一點兒也不好用。我還是想要一把新菜刀。」

  「丟了可惜,留著多餘。咱們該拿它怎麼辦?」

  「不如這樣,我們將它身上的黃土洗掉,把它身上的鏽磨掉,明天拿去市集賣了。賣來的錢,不就可以打把新菜刀了嗎?」

  多寶覺得這果然是個好主意,兩人飽飽吃完一鍋餃子,馬上開始動手。多寶嫂先用煮餃子剩下的熱水,洗去劍上的泥巴;多寶拿來一塊磨刀石,磨去劍上的鏽跡。經過整理,它再也不像一把破劍了,劍刃雖然布滿刮痕,但看來亮銀銀的;劍柄雖然黑漆漆不起眼,但上頭雕滿花紋,多寶跟多寶嫂滿心歡喜。「這把劍看來可以賣個好價錢,除了打把新菜刀,說不定還能給咱們都換件新衣服,留著新年穿。再買條黃魚,你不是一直想吃黃魚燒豆腐嗎?」多寶嫂說。

  可是,多寶跟多寶嫂的期望落空了。市集裡什麼東西都有,人來人往好熱鬧,就是沒人理多寶,頂多只是漫不經心看他一眼,說不定他們還以為多寶是乞丐呢。這下子,太太的新菜刀沒著落了;過年的新衣服沒著落了;晚餐的黃魚燒豆腐,當然也沒著落了……。

  多寶正自顧自煩惱著,沒想到,這時忽然傳來一聲︰「請問你,這把劍賣不賣?」多寶抬頭一看,哇,這個人長得好高好高,滿臉大鬍子,站在多寶面前,把正午的大太陽都擋住了,一雙藍中帶綠的眼睛亮晶晶的,原來是個來自西域的胡人哪!

  「是呀是呀!我正是要賣這把劍。」

  「你想賣多少錢呢?」

  沒做過生意的多寶頓時傻了,「這……我也沒想過,不如你出個價吧!」

  「這樣啊,」胡人說,「一吊錢賣不賣?」

  多寶搖搖頭,一吊錢連打把新菜刀都不夠。沒想到,胡人鍥而不捨,一路提高價錢,最後,居然出到了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銀子可以買多少好吃好玩的好東西啊!多寶幾乎脫口而出︰「一百兩銀子賣了!」不過,多寶轉念一想,這把不起眼的舊劍,居然有人願意出這麼多錢,難道它真是件奇珍異寶,只怪我多寶有眼無珠,認不出來?不行不行,還是拿回家跟太太好好參詳一番吧!

  「這把劍我不賣了。真對不起呀,我得趕回家吃午飯了。」

  回到家裡,多寶把胡人出了一百兩銀子的事兒告訴多寶嫂,多寶嫂一聽,氣得快要昏過去了。「笨多寶,傻多寶!那可是一百兩銀子哪!你看看,咱們這麼些年省吃儉用,也不過攢了七、八兩銀子,一百兩銀子咱們一輩子都賺不到!白白錯失發財的機會,笨多寶,傻多寶!」

  「可是,如果這真是件寶物,說不定值得上五百兩、一千兩銀子呢。那胡人看起來精明得很,這劍裡一定有祕密,我可不能隨便就賣了去。」

  多寶嫂正要回嘴,門外卻傳來一聲︰「有人在家嗎?」兩人把門一開,居然是那胡人一路跟著多寶,找上多寶家來了!

  「這位先生,我實在很喜歡這把劍,我現在身上只有一百兩銀子,不過,我願意出一百萬兩銀子,請你別把它賣給別人,我明天一早馬上帶銀票來取劍……」

  胡人的話還沒說完,多寶就聽到身後「咚」的一聲──多寶嫂竟然真的昏過去了!不過,這次不是生氣,而是樂得昏過去啦。

  當天晚上,多寶跟多寶嫂守著寶劍,兩個人又興奮又困惑,多寶還開心地喝了一壺酒,喝得醉醺醺的。

  「多寶啊,你說這把劍到底有什麼古怪,居然值一百萬兩?」

  「我也想不透──」多寶正想伸手拿起劍來研究研究,卻被多寶嫂一把拉住。「別動別動!你忘啦?那胡人離開的時候特別囑咐,在他明天取劍之前,千萬不能用這把劍,還得讓劍平躺在桌上,一動也不能動。」

  「哎呀,我又不真要用它,有什麼關係!」多寶撇開多寶嫂的手,一把抓起寶劍,跑到院子裡。「一百萬兩!一百萬兩!」他得意洋洋地揮呀揮,正巧,院子角落裡有塊多寶嫂拿來搓洗衣服用的大石頭,於是多寶將劍尖往石頭的方向比劃起來──「大石頭啊大石頭,我們就要發財啦!」

  「碰!」沒想到,劍尖只不過隔著空氣一指,遠在院子另外一邊的大石頭,居然就此硬生生從中斷成兩截,斷面又光滑又平整,簡直像切開的豆腐似的。

  多寶跟多寶嫂都看傻了,多寶的酒更是驚醒了大半。「原來這劍真的是寶物啊,」多寶嫂說,「不過,太可怕了!我可不想把它留在家裡,快點把劍放回原處,早點睡吧!明天把劍交給那胡人,拿了一百萬兩,從此就無憂無慮啦。」

  一身冷汗的多寶點點頭,連忙將劍收好,老老實實地上床睡覺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第二天一早,胡人帶著一百萬兩銀票來到了多寶家。然而,一見了寶劍,胡人忍不住皺起眉頭︰「這劍不對勁!」

  多寶跟多寶嫂好緊張,兩人互望一眼,「沒……沒什麼不對勁呀!」多寶說,「這就是昨天那把劍呀。」

  「劍還是同一把劍,不過,劍光沒了!」

  「劍光?」

  「這要懂的人才看得出來,真正的寶劍有劍光,就像人有智慧一樣。失去劍光的劍只是把普通的劍,再也不值什麼錢了。」胡人把劍放下,搖搖頭,「其實,這劍名叫『破山劍』。如果劍光還在,它連山都能夠劈開,不過只能用一次。我們西域有座寶山,山裡裝滿金銀珠寶,原本我想拿這把劍劈開寶山取珍寶,看來現在沒辦法了。真對不起,這把劍我不買了。」

  聽了這話,多寶垂頭喪氣地說︰「都怪我不好!昨天晚上我喝醉了酒,忍不住耍起了這把寶劍,當時只不過拿劍尖對著院子裡的石頭,石頭就破成了兩半,劍光一定是那時候用掉的!」

  「是了,」胡人恍然大悟,「想必是這樣。不過,能遇到這把劍也算一場緣分,我還是出一兩銀子跟你買,就當做個紀念吧。」

  一百萬兩銀子頓時化成一兩銀子,胡人一走,多寶心裡又悔又恨,忍不住大哭起來。原本準備向多寶大發一場脾氣的多寶嫂,看多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樣子,心也軟了,她嘆了口氣,拿袖子擦擦多寶的臉,拍拍多寶的背︰「別傷心啦,你想想,一兩銀子拿來打把新菜刀、做兩套新衣服,再吃盤黃魚燒豆腐,已經足足有餘了,還能剩點碎銀子下來呢,這不就是我們一開始所期待的嗎?快別哭了,我現在就出門買條又大又肥又新鮮的黃魚,今天中午,咱們到底是有有黃魚燒豆腐可吃啦!」

【出處】

  近世有士人耕地得劍,磨洗詣市。有胡人求買,初還一千,累上至百貫,士人不可。胡隨至其家,愛玩不舍,遂至百萬。已克,明日持直取劍。會夜佳月,士人與其妻持劍共視,笑云︰「此亦何堪,至是貴價!」庭中有搗帛石,以劍指之,石即中斷。及明,胡載錢至,取劍視之,歎曰︰「劍光已盡,何得如此?」不復買。 士人詰之,胡曰︰「此是破山劍,唯可一用,吾欲持之以破寶山。今光芒頓盡,疑有所觸。」士人夫妻悔恨,向胡說其事,胡以十千買之而去。──《太平廣記》卷232,器玩四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說故事時代-如果兒童劇團」網站